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王牌投手] N/A_3

  「喂?」納悶著三橋怎麼會在這樣晚的時間打電話,阿部接起了手機。   「請問是阿部先生嗎?」行動電話裡傳來的是完全沒聽過的男人的聲音。   「那個……我是三橋的同事。今天我們忘年會後的續攤……三橋喝的有點多,看來是無法自己回家了……我家裡也不太方便……問了三橋,他似乎只說得出你的名字,所以……」對方大概也是喝了酒,口齒不是很清楚,講話也沒什麼條理。   「你們是在?」   「就在○○廣場附近……」大概是因為這樣三橋才提到自己的名字吧,因為就在自己家附近。   「好吧,你就讓他坐計程車過來吧,我家地址是……」   十分鐘過後,手機再度響起,對方說已經到了阿部家樓下。   「不好意思,那三橋就麻煩你了。」對方和三橋身上傳來強烈的酒氣,阿部看不出來那人有覺得多不好意思。   拉了三橋的左手臂掛在自己肩上,三橋的同事便坐著原本的計程車離去了。   徹底喝醉脫力的人實在非常難搬運,三橋連站立或行走的能力都不具備,一直要往前跪倒,要不是阿部動作快拉住了他,明天三橋的膝蓋一定是一片青紫。   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三橋架回自己的公寓,阿部猶豫了一會該讓他睡沙發還是睡床,最後還是將三橋安置在自己的床上。被單什麼的弄髒再洗就是了   很清楚三橋醒來之後會多口渴,阿部倒了杯水放在床頭之後回到客廳,打算待會睡在沙發上。才剛躺上沙發不久便聽到臥室傳來聲響,他趕緊起身前去察看。   三橋坐在床沿,想要起身卻沒辦法自己站起來,看見阿部便說:「阿部、我……想吐。」   扶起三橋將他帶到浴室,三橋跪在馬桶邊吐了起來。阿部打濕了毛巾幫三橋擦臉,見他衣服也有些髒了便要他等一下,自己去找衣服拿給他換。結果走回浴室時看到三橋躺在地板上,還以為他睡著了。輕輕拉三橋讓他坐起,才聽到三橋喃喃說著沒有力氣站起來之類的話。 幫三橋換去上衣後,正打算拉他起來,可是三橋突然雙手環住自己的頸項。   「怎麼了?」   「阿部……」   「怎麼了嗎?」阿部再問了一次。   「對不起……」簡直像是撒嬌一樣,三橋摟著阿部的頸子,「對不起……」      好想伸手回抱住他。   阿部的雙手垂在身體兩側,他沒有辦法那麼做。   最終他只是輕輕扶住三橋的腰側,一邊跟三橋說沒有關係他並不介意,一邊使力幫助三橋站起。   躺回床上後三橋很快就睡著了。   阿部默默地站在床邊看著沉睡中的三橋。   即使帶給自己這麼多麻煩,卻完全不以為辛苦。   真正會感到苦澀的,是心……       == 對不起呢,這麼短。其實也可以長,因為我本來打算巨細靡遺地描述某人嘔吐的畫面......不───我的三橋(什麼時候變成你的)才不會這樣子< 囧> 所以就這麼短。 最近除了blog最低程度更新,其餘活動幾乎是休止了orz 我沒有想過我上網時數可以減少到這種地步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