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N/A_2

  時序進入冬季。   在第一次聚餐之後,兩人又見了幾次面,都是三橋主動約的。阿部有種錯覺,覺得三橋在三星沒有什麼朋友,所以才對於自己這個高中時期的搭檔念念不忘,簡直像是某種程度的歷史重演。   「那個……雖然知道阿部沒有在打球了……可是、可以的話下次要不要一起打球呢?」   「我並沒有手套,所以……」只是藉口。他並不想重複跟高中時代一樣的行為……無論是棒球,或是……   「這樣啊……」   阿部很懷疑三橋到底有沒有想過要掩飾自己失望的情緒,太一目瞭然了。   「如果你有辦法弄到手套的話,就好吧。」阿部暗暗嘆了一口氣,由衷希望不會有這樣的一天。   「真的嗎?」滿腔喜悅的樣子也是一目瞭然。      全力投入工作的阿部很清楚已經無法再以工作繁忙作為藉口拖延下去,便開口約了久井小姐──阿部的上司姓久井。吃過兩次飯,看過一次電影,算是正式交往。      望著陰沉的天空,心情實在高興不起來。今年冬天雖冷,卻缺乏水氣,雪一點都沒有下,還沒有。   抬起手腕看了一下錶,阿部加快腳步。預約了新開的義大利餐廳,久井又一向準時,真是不快一點不行。   短訊的音樂聲自大衣口袋中傳出,他感到有些不耐煩。到底是誰,挑這種時間,即使是因為自己快遲到了才覺得這時間點很糟糕。      『阿部會忙到幾點呢?    晚上可以過去拜訪嗎?』      是三橋……   其實大約一星期前三橋就傳過短訊詢問能不能來家裡打擾,說是有球賽的錄影想要一起看。他當時只是回覆不確定自己的行程。隔天考慮了一下便約久井在這一天共進晚餐,因為他需要一個理由讓自己回絕三橋。但最後仍舊無法直截了當告訴他自己與女友有約,只含糊地說了可能要加班。   閤上手機,他並不打算回覆三橋。   義大利麵普普通通、紅酒不錯,女朋友還是女朋友。   送女友回家後,阿部掏出手機,將三橋先前傳來的短訊刪除。   在踏上他家所在的那層公寓時,阿部看見家門前的走廊上有一團黑影。那人蹲坐在牆角,大概是因為冷所以頭埋在膝蓋裡整個人縮成一團,聽見腳步聲也沒有動靜,想是睡著了。腳邊放著一個塑膠袋,裡面裝著的東西看起來像一盒章魚燒。   阿部蹲下身,以右手掌覆蓋自己的臉。雙眼湧上一陣酸意。   三橋到底要他怎麼做?   他……怎麼可能結婚、帶給別人幸福?   忍住淚放下手,阿部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人影,走廊黑得連對方頭髮是茶色都看不出來。直到蹲的雙腳發麻,他才輕輕伸出手去拍三橋。   「三橋,起來。」   同樣的話,他高中時說過無數次。   「啊、阿部你回來了……」三橋一臉睡眼惺忪。   阿部點點頭。   「章魚燒冷掉了……」   阿部伸手扶起眼睛看著一旁的章魚燒、四肢僵硬的三橋,「我不知道你會過來。」   「對不起、沒說一聲就跑來……」   「先進來坐吧。」阿部不置可否地說。      打開客廳的燈,阿部走去廚房泡茶。   「你吃過晚餐了嗎?」   「唔……」   「我把章魚燒微波加熱,你吃掉吧。」   「對不起……謝謝。」三橋接下阿部遞給他的熱茶。   將章魚燒熱好之後,阿部回到客廳坐下。   三橋默默吃著。空氣中瀰漫著食物的香氣以及一絲尷尬。阿部感到異常疲倦,並不想開口說話。   「對不起……突然跑來……」三橋吃完、雙手捧著茶杯又開始道歉。   「你不覺得……我們太常碰面了嗎?」疲憊的阿部問話不再顧慮三橋的感受。   「欸……噢……」三橋掙扎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完全沒有考慮到阿部的情況,也許阿部一點都不想再次見到他,更不用說見這麼多次面……三橋突然想到也許阿部有女朋友了,他這樣佔用阿部的空閒時間,一定造成對方許多困擾。   「阿部……有女朋友嗎?」   「沒……」頓了一會,阿部改變心意說道,「有,最近才開始交往。」在三橋面前她直覺地想否認,最後還是決定照實回答,畢竟也沒有隱瞞的必要。   「對不起,打擾到你們……」   理解了三橋的思考迴路,阿部想也沒想地就打斷他的話。「並沒有打擾,不是那個問題。」   是我一直喜歡著你,這讓我覺得很困擾。   「唔……」   「你沒有喜歡的人嗎?」   「呃……這……」   看著三橋雙頰泛紅,眼神飄來飄去始終沒敢看他,阿部斷定答案應該是有。靠近心臟的地方傳來的疼痛比想像中更難受。   事實上是他差點無法呼吸。沉重、壓在胸膛上的東西,使得肺部無法擴張、心臟無法跳動。   「我明天還要早起上班,想早點休息了。」沉默片刻說出來的話,聲音竟是有些沙啞。   「對、對不起。」三橋聽了猛地站起,腳差點撞到前方的茶几。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玄關,三橋穿好鞋後轉身面對阿部,欲言又止。   阿部只覺得身心俱疲,連不耐煩的力氣都沒有。   「那個……以後……還可以見面嗎?」三橋講完察覺不對,隨即又補上,「不會太常、我……」   阿部呆立著,一時回不了話。   此時此刻只要說不可以就行了,一切的問題都會隨之解決,這是他腦海裡唯一的念頭。   阿部握緊拳頭,用盡力氣吐出兩個字:「可以。」   三橋聽了放下心來。   「阿部再見,請好好休息。」   他沒有答話,只是點了一下頭。   三橋走出玄關,順手將大門關上。   隨著門鎖扣上的聲響,阿部蹲下身來坐在玄關台階上許久,沒有回到房間。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