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N/A_1

  那天的情景他仍記得非常清楚。   放在跪坐的膝蓋上的那雙手,習慣性地握著拳。手的主人有點出神地看著球場上不知何處。   自己正在收拾護具,兩個人的對話幾分鐘前才結束,正是相對無言。當時的自己突然希望這就是天長地久。   阿部始終不明瞭自己是怎麼喜歡上三橋的。是因為那天下午四點五十五分時,氣溫攝氏24.7度,溼度百分之三十嗎?   他只知道事情突然就像白紙黑字般清楚。   他可以隨時在腦海中清晰描繪出那天的情景,他們剛檢討完當日的練習、在他對面三橋正坐、頭轉向一旁。的確,對他來說這已經可以稱作永世。   阿部從來沒有對三橋或其他任何人說明他的心意,他只是看著球隊出名後時常被女孩子包圍卻永遠是手足無措的三橋,對於自己心中的苦楚幾乎是甘之如飴。   畢業後阿部並沒有與三橋進入同一所大學,記得當時三橋很是難過自己的成績不夠好。面對三橋,阿部也只是笑著拍拍他的頭說雖然不能再接他的球很遺憾,但還是會見面的,即使阿部內心並不這麼認為,也不如此期望。   大學四年當中,阿部沒有見過三橋。西浦棒球社的幾次聚會他都沒有去,大部分的時候是真的有事無法到場,但也有一兩次是他猶豫了許久仍決定不出席。雖然兩人都有參加大學的棒球社,不過並沒有在球場上碰過頭。偶爾阿部會收到三橋的短訊,內容都很平常,節日的問候、季節轉換的日常、尋問阿部為什麼沒有出席聚會。還有棒球。基於禮貌還有一些其他原因,阿部都會回覆短訊,很一般地。   他想他總有一天會不喜歡三橋。即使走在路上神似三橋的男孩子比可愛的女孩更能吸引他的目光。   大學畢業後憑著不錯的面試成績阿部進入了理想的企業就職,因為擅長分析的頭腦而很得上司賞賜,阿部兩三次被邀請到上司家裡共進晚餐。對方家裡有個適婚年齡的女兒,所以阿部大約也懂得這所代表的意義。跟她交談之下感覺還不錯,不過阿部還沒下定決心邀她出去。   結婚、生子、平穩地升遷,只要不升到自己無法勝任的位置應該可以無事地退休。阿部可以清楚看見自己的人生盡頭,接下來的未來無數年都不會有他。      「阿部?」理論上是如此的。阿部在踏出居酒屋的時候因為被人叫喚名字而轉過頭。   「啊、真的是阿部呢。」雖然講話已經不再結巴,不過聽起來仍不是很有自信。這竟然是腦海浮現的第一個念頭,阿部自己都感到驚訝。   「嗨,好久不見。」   三橋向旁邊道再見的同伴點點頭,繼續向阿部說道:「阿部自己一個人來嗎?」   阿部稍微往門口旁邊站一些,以免擋住出入的客人,「不,是跟同事一起來的,不過想先回去了。」   「欸?這樣的話……」自再見以來表情一直十分明朗的三橋稍微露出失望的表情,阿部大概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三橋有些困擾地思考了一會,「阿部的手機號碼還是一樣嗎?」   「嗯。」為什麼始終不換手機號碼呢,這大約是自己無法放棄聯繫可能性的證明。   「那、下次約出來吃飯好嗎?」三橋以他一貫地企求眼神望著阿部,阿部從來就無法拒絕。   「好。」   「那、bye-bye。」三橋對他微微鞠躬之後離去。      過沒兩天三橋主動打電話約阿部吃飯,兩人互相報告了高中畢業以來六年的情況。原來三橋現在擔任國中老師,在他爺爺的學校任教。感覺有些微妙,畢竟那曾是帶給他許多痛苦回憶的地方。不過……這傢伙當老師真的沒有問題嗎?先不論他到底懂得多少可以教導學生,他不會被學生欺負嗎?   「不、這……」聽了阿部的問話,三橋面露難色。   大概不是很順利,阿部心想。   「阿部還打棒球嗎?」換了個話題的三橋眼裡透著某種期望。   「不……沒有了。」   「我還有繼續打球,也有幫忙學校的球隊練習。」   「教練?」   「不……不算是,勉強算是……投手教練吧。」三橋露出有點靦腆又有些開心的笑容,阿部感到輕微的暈眩。   「現在住的地方……沒有院子,沒辦法在自己家裡練習投球呢。」三橋頓了頓,有些不好意思地繼續說,「所以我都去三星練習,被現在的教練看到了,就找我去幫忙。」「跟大家一起打球真的是很快樂……」   阿部頷首。       (待續)    == 這篇是所謂的十年後ver.Abe......才怪XD 不,是所謂的四月連載(騙人) 標題"尚未公佈"這樣(打飛)(有一半是真的) 其實寫這篇最主要有兩個理由,其中之一已經實現了,另一個之後應該會去做。 理應忙到七月都不得閒,所以也許連最基本的一星期一篇都辦不到,雖然說這篇也不會多長就是。不過......這一章之後幾乎什麼都還沒有喔(痛毆),我只是好想好想貼,這樣。 其實我最擔心的是,五月份三橋生日,我想寫點什麼,可是怎麼可能會有空(進度報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