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榛、阿、三] 時間差 (6000HIT)

《三橋廉》
  
  「我喜歡你。」
  三橋看著眼前的人,跟平時一樣的態度,就像比賽時冷靜分析對方的打者,用看穿一切的聲音解釋著。
  可是三橋心裡很清楚,阿部在說謊。
  也許是一輩子唯一一次準確的直覺,三橋知道阿部並不喜歡自己,但又是認真地想和自己交往。這是為什麼呢?三橋想不通,太困難了。
  
  「我…也喜歡阿部,」聽見三橋的話,阿部首次顯露出動搖的表情。
  「可是……阿部喜歡的人、其實,不是我吧。」
  「所以、沒有辦法、和阿部、交往……」三橋把自己認為不得不說的話講完之後,向仍站在水槽邊的阿部點點頭,跑回了球場。
  
  原本以為自己會哭出來,結果卻沒有落淚。心情甚至比過去輕鬆。
  所以說出來比較好嗎?至少是了卻一樁心事。
  三橋始終無法分辨自己究竟是喜歡棒球還是真的喜歡阿部。然而現在的生活中阿部和棒球是不可能切割的,『分清楚』這件事也就沒有意義。他不可能不喜歡阿部。
  
  三橋的生活並沒有因此產生任何變化,每天還是因為能夠打棒球所以快快樂樂地去學校。西浦的棒球社讓他交到好多朋友,九組的小濱、泉、和田島都對自己很好。某一個星期四的中午休息時間,泉難得講了冷笑話,讓濱田笑得流出眼淚,田島則很想在地上打滾。三橋也在一旁開心地笑著,抬頭時剛好見到窗外花井以及阿部經過九組教室旁的走廊,便輕輕揮手跟他們打招呼,臉上掛著一時半刻停不下來的笑容。
  
  
《榛名元希》
  
  八強賽的那天,比賽還沒開始榛名就遠遠地看到隆也的身影出現在看台上。
  那小子長高了一些呢,一年不見。不過還是那副囂張的樣子。
  榛名愉快地走到圍牆邊大叫阿部的名字,好一會才看到那傢伙臭著一張臉走下來。似乎嫌鐵絲網隔著他們還不夠似的,沒有站到看台最底下的一階。
  明明就交代他要留下來等,結果自己比賽完衣服都還沒換跑去找他時,西浦高中的球員已經全走光了。什麼啊,畢業之後就不是學長了嗎?
  
  過了幾天榛名越想越不甘心,於是試著撥了阿部以前的手機號碼。沒想到打得通,而且是阿部接的電話。
  「幹嘛?」連招呼都沒有,阿部接起後劈頭就是一句有何貴幹。
  「隆也嗎?」也沒等阿部回應榛名便自顧自地說下去,「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我沒空。」
  「嘖嘖,飯總是要吃的吧,別告訴我你都沒在吃飯哪。」
  「我吃不吃不關你的事不是嗎?沒什麼話要說就請掛電話吧。」
  「喂!」
  「那就這樣,再見。」說完對方就掛了電話。
  隔天榛名花了二十分鐘抱怨這通兩分鐘不到的電話,惹得秋丸都想揍他了,不,是已經揍了。在那之後偶爾可以看到榛名在傳簡訊,秋丸問過幾次他傳給誰,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隆也』。
  「他有回你簡訊?」
  「沒有。」榛名回答得理所當然、理直氣壯。
  秋丸聽了皺著眉頭,「你這樣會帶給別人困擾。」
  「不會啦。」
  秋丸當下決定不要再管榛名了。
  
  十幾通沒有回音的簡訊之後,惡作劇般的樂趣降至最低,榛名終是有些忍無可忍。發了一通語帶威脅的短訊,星期日的傍晚榛名去到車站的東口。
  
  過了約定的時間十分鐘後,阿部來了。
  「你竟然遲到十分鐘!」兩人似乎都沒有先向人打招呼的習慣。
  「你到底有什麼事?」面色、語氣皆不善的阿部還以顏色。
  「算了。我肚子餓了,去吃晚餐吧。」話說完榛名轉身就走,留下一臉錯愕的阿部站在原地,再極不情願地跟著榛名身後走。眼角瞄到這光景的榛名在心底偷笑。
  兩人進入家庭餐廳找到位子坐下後,讀起服務生送來的菜單。
  「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吃飯,義大利麵什麼的難吃死了。」似乎是打定主意要不斷挑毛病的阿部說道。
  榛名倒是很乾脆,「好,那去別的地方吃吧。」無視正要前來倒水的服務生訝異的眼光,榛名抓了阿部的手腕一把將他拉起拖出了店門。最後兩人在車站附近的公園裡一個小吃攤坐下。
  安靜地吃著各自的烏龍麵,榛名和阿部沒有說什麼話。
  
  「你到底找我有什麼事?」吃完飯後榛名我行我素地在公園裡散起步,阿部只好跟著走。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
  「其實你很喜歡我的,對吧?」榛名轉過身居高臨下盯著阿部的臉看。
  「我……」
  沒耐性等阿部說完『我才沒有』,榛名抬起阿部的臉吻了下去。
  「還有意見嗎?」榛名的笑容帶點不懷好意,看著阿部摀著自己的嘴一臉難以置信。
  
  
《阿部隆也》
  
  阿部隆也一點都不想見到那個人。國中的時候自己有多恨他就有多愛他,而那人大概只感知到自己的恨意。雖然已經事過境遷,可以平心以對,並不代表再次見到他是件愉快的事。
  踏進球場時抱持著那人並不見得會看到自己的心態,結果仍是被叫了下去。內心的波瀾尚未平復隔幾天又接到他的電話,阿部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發覺自己握著行動電話的手在抖。
  在那之後又接到幾通榛名的簡訊,這一切讓阿部感到十分焦慮。
  他不想要再跟榛名有所牽扯。
  
  於是他決定向三橋告白。
  
  理由並不是阿部感覺到三橋像是『同類』這般膚淺,而是一直以來阿部察覺到他與自己的相似、具有相同的痛苦。因此他覺得也許有機會,告白成功的機會。
  然後他就可以忘記榛名。
  
  「我…也喜歡阿部,」聽到三橋的告白時,阿部驚訝的程度並不亞於此時的三橋。他從來沒有想過三橋可能喜歡自己,榛名的事已經盤據他的腦袋許久,也許多少貶損了判斷能力,但實際上三橋隱藏得很好。
  「可是……阿部喜歡的人、其實,不是我吧。」「所以、沒有辦法、和阿部、交往……」對自己說出這句話的三橋一臉堅毅,阿部覺得胸口一窒。
  望著三橋跑步離去的背影,阿部久久無法言語。
  
  原本以為自己一定傷害了三橋,卻發現三橋仍如同往常。有些怯懦、有些沒用、投球還是投得很準、說話還是一樣難懂。也不見三橋對任何人迴避,該哭的時候依舊會哭,卻沒有比過去多。
  
  榛名還是繼續傳短訊給他,而他一通都沒有回覆,但也沒有刪除。
  三橋傳的簡訊他也沒有刪除。
  所以這不算什麼,阿部是這麼認為的。
  
  星期四的中午,當花井跟阿部走過九組教室時,三橋揮手向他們打招呼,笑得一臉燦爛,讓兩人見了都十分驚訝。事實上三橋笑容給阿部的印象之深,在當晚回家的路上那影像依舊在他的腦海裡徘徊不去。
  隔天阿部又收到了一封榛名的簡訊,
  『星期日晚上六點半,車站東口。
   “不見不散!”』
  他並不相信榛名有所謂的不見不散,所以大可刪掉簡訊置之不理,而他也的確將簡訊刪除了。
  但阿部還是去了車站,刻意遲到十分鐘像是最後的抵抗。
  他沒有勇氣遲到三十分鐘或是更久,因為他不敢去驗證榛名是不是真的會等他。
  在往榛名佇立的地方走去時,阿部覺得正在迎向自己的末日。沒有辦法,他還是沒有辦法不喜歡榛名。
  他真的已經不喜歡元希了,
  但是隨時可以再次喜歡上榛名。
  連同過去的部份一起,連同未來一起。
  心底充滿絕望的阿部在離那人三步之遙的地方停下腳步,即使他再明白不過,物理上的距離並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心往那方靠近。
  從家庭餐廳裡被榛名拖了出來時,對方抓著自己的手腕不放。
  與三橋總是冰涼的掌心不同,榛名的手掌是溫熱的,太熱了,讓阿部錯覺烙印在自己手腕上的痕跡永遠不會散去。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光線昏暗的公園裡,榛名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對,我討厭你。』阿部在腦海裡大吼,可是卻無法將文字化為言語。
  「其實你很喜歡我的,對吧?」一貫的盛氣凌人,但是這次榛名的話狠狠戳到阿部的痛處。
  然後榛名吻了他。
  阿部當時心裡第一個念頭是搞什麼啊,緊接著訝異自己的毫無感動。
  
  
《時間差》
  
  秋天來臨前的午後,走在商店街上的榛名和阿部兩人正為了要去哪裡吃飯而爭辯。榛名伸出雙手抓住阿部的腦袋,暗暗使力想要使阿部點頭。
  「你做什麼你……」阿部一邊掙扎的同時突然看到路的另一頭有個熟悉的身影。他猛力拍掉榛名的手、往旁邊跨了一步站離榛名。
  「你竟敢打我的左手!」榛名怒道。然而阿部並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
  竟然被最不想讓他看到的人撞見,阿部心想。
  
  最不想讓他看到的人……
  
  看見站在路中央的阿部與榛名,三橋停下了腳步。
  田島猜的沒錯,阿部喜歡的人是榛名學長,而自己其實也是這麼想的。
  
  面對著表情一臉複雜的阿部,三橋緩緩開了口:
  
  「阿部……」
  
  
  
==
結尾就是這樣XDDDDD(笑臉被劃過看起來好痛)
這就是所謂的『以榛阿為前提的三阿以三阿為前提的榛阿』,謹遵照une的指示(完全搞錯了吧)
不知道這樣的榛名une還滿意嗎? 我真的跟他很不熟,不好意思,希望妳沒有期望太高 orz
如果有人想知道三橋最後講了什麼再問我好了,其實並不重要。
  
une,我想把這篇貼去九組可以嗎? 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