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最近看的表演

年代久遠所以隨便寫寫。(毆)
  
Evelyn Glennie
打擊樂獨奏。
非常二十世紀古典樂的一場音樂會,為什麼有人可以把花盆敲得這麼好聽啊orz    (這麼說起來今年的獨奏音樂會的主題是殘障人士嗎? Glennie耳朵聽不見,帕爾曼是小兒麻痺患者,Fleisher...之後會說到。)
開頭很有蟲師配樂的感覺XD 為什麼聽不見還能演奏啊...沒有旋律性的打擊樂器就算了,我相信她的確可以藉由震動來感受,可是木琴、鋼片琴怎麼辦? 
  
Blind Boys of Alabama
聖誕音樂會。是米國著名的盲眼黑人福音樂團,多次獲得葛萊美獎,很好聽很歡樂(有跑到觀眾席演唱),有效地拯救了我陰鬱的心情。
  
Royal Phiharmonic Orchestra (皇家愛樂交響樂團)
我錯了,英國最好的樂團是倫敦交響,英國太多好樂團了啦(雖然不是我的菜XD)。
(倫敦愛樂?什麼?可以吃嗎?(看樣子會記恨很久))
其實這個樂季好的樂團很多,像是聖彼得堡跟捷克愛樂,只是我依舊習慣性地一直抱怨XDDD
這場音樂會表現得中規中矩,很可惜的是請來幫忙指協奏曲的指揮生病了,祖克曼只好自己拉自己指,好忙orz 銜接上、整齊度啊什麼的實在是沒有辦法,就連我都不好意思一直抱怨(?) 但是祖克曼真的是好厲害。
下半場的柴四雖然比起俄國樂團風味總是差了一點,我覺得已經相當不錯,這場音樂會我聽得很愉快。
法國號超棒的,管樂很棒,還有什麼? 我不記得了orz
安可是艾爾加謎語變奏曲的其中一段,好好聽O_Q  可惡他們在別的場次一定有演整首,好想聽啊!!!
  
Jazz at Lincoln Center (林肯爵士中心)
有去台灣表演過,小喇叭手也是葛萊美獎得主。不過那時候我沒有機會去聽。
爵士我不很懂啦,可是真的是很棒,雖然不像先前的New Orleans Jazz Orchestra那麼熱鬧炫技,卻有很不錯的風味。彈鋼琴的仁兄長得有像豆豆先生(打飛),可是超強的!!!(可是兩字是怎樣?)
  
St. Petersburg Ballet Theatre
芭蕾舞也~這就要靠表妹指點了。反正我看的話就是『噢、噢、噢、好強!』這樣。
男生的身體優勢真是不公平,為什麼可以跳這樣高啊,跳得這麼優雅好像重力不存在似的orz
故事是改編過後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在我看來演羅密歐的那個很自戀,感覺不到他對茱麗葉的愛啊XD 然後茱麗葉的年紀比較大(表妹有云,這在舞團中很常見,要能跳到女主角年紀都不小了)
蒙特鳩及凱普雷特家族的代表人物蜘蛛人莫庫修(大誤)跟提伯特超強的!蒙特鳩家有個人長得很像之前冬季奧運男子花式溜冰冠軍。XD
我非常喜歡兩人在夢中相遇的那段,舞真是編得太好了,無論是被遮住眼睛只能觸摸對方、看得見時那人卻不見蹤影來表現現實中兩人距離遙遠,或是運用非常大面積的布營造在雲端的感覺,真是太浪漫了。那一刻我深刻體會到有些東西果然還是只有BG能夠表現......
題外話是我不喜歡那個大輪子,老是讓我想到Pirates第二集XDrz
其實我覺得莫庫修跟提伯特有姦情,根本就是典型的BL橋段嘛,死後和解那段真是XDDDDDDD
跳女神的那個也好強。
唉,不過我好想看完全古典芭蕾版本的,表妹快去買DVD吧~
  
Czech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捷克愛樂交響樂團)
維也拉老師沒來(打飛) 是說那天看到超多不常見到的人,大家都是為了維也拉老師XDrz
他們的弦樂(尤其小提琴)音色之美,大概是本樂季最棒的吧,就連聖彼得堡可能都輸一點(我論輸的原因是聖彼得堡不整齊調音又不夠用心XD)。
合奏時的共鳴超好,果然是歐洲樂團好啊(拭淚) 開場第一個聲音出來我就感動到了。
可是!低音太虛了啊,結果美好的音色就飄在上面沒有支撐,管樂也好虛orz 法國號很普通的強,其他就完全不行!(不想一一挑出來批了) 可是小提琴首席好棒,超好聽的,沒聽過這麼好聽的小提琴首席。(獨奏家當然是另外算)
因為捷克所以整場德弗札克,是我喜歡的菜。基本上就是除了上面的問題外是很好的音樂會,可是新世界 (說起來這到底是我第幾次聽現場的新世界了? 沒聽過滿意的,大概是我太熟悉這首曲子了....當年可是一整個寒暑...) 沒管樂怎麼行啊!!!  那個英國管orz (不過第二樂章有一小段雙小提琴還有小提琴跟大提琴的合奏超棒,害我當下一整個想衝Amazon買德弗札克的弦樂四重奏,他老人家的小品集真是太美了)
有安可嗎? 我忘了orz
  
Leon Fleisher
我錯了,是76歲。患有局部肌張力不全症(focal dystonia)的美國鋼琴家,37歲時因病不得不退休,近幾年依靠藥物與復健重新復出。
我始終覺得他有彈錯,不可能有那種和絃吧,唉,不過看在年事已高還有右手的問題上,就算了。
其實我認為他的音樂性還有氣質都很好,是美國年輕一輩音樂家所不能比的,那是一種自制、持重的風範。只可惜手指跟不上,無論是音符處理的細膩程度,或是強弱的掌控都太粗糙了,我越想越覺得是年紀跟疾病的緣故。
也因此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評斷他的巴哈。基本上是不喜歡,我認為彈巴哈要很精準,畢竟人家數學很好,不然怎麼寫平均律。而且必須很內斂,很冷靜,乾乾淨淨的,音符顆顆清楚。Fleisher的音符長度不太一樣,強弱變化很突然,奇怪的停頓,而且我始終覺得有錯音,上半場的我完全是坐立難安。
哎,可是一開場的Cantata No.208 (Sheep May Safely Graze) 是在太美了(噴淚),第一個音出來的時候真是....鋼琴的現場音色CD+音響根本不能比啊。雖然後來就........
下半場舒伯特奏鳴曲節奏上的不穩定性比較不明顯,而且他的慢板真是太好聽了,完全展現他的名家風範。我覺得可能是慢板他比較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手,這一樂章的強弱就抓得很好。
我好想將咳嗽的人*n轟出音樂廳。
  
好吧,其實我在聽這場音樂會的時候就一直在想,這樣的人到底該演出怎樣的音樂會。
當初跟學妹聊到帕爾曼,她說光是看他坐在那邊拉琴就是一種"表演"了,言下之意她覺得帕爾曼的音樂性不怎麼樣。我聽過一次他的現場,覺得很一般,也許是只能坐著的緣故,感覺氣不通順。Fleisher的氣跟鋼琴相通,但是技巧卻沒有辦法。
那麼到底大家去聽音樂會是要被『即使有殘疾也要努力演奏音樂』所感動? 還是被『完美的音樂』所感動? 我個人是傾向後者,畢竟花了大筆鈔票,就應該聽到職業級高水準的演出。而且我對古典音樂非常吹毛求疵,這是如此複雜如此細膩的音樂,我沒有辦法接受以音樂以外的東西作為賣點 (雖然我想大部分的人並不是這樣的出發點,但我總是希望能聽到比普通更上一層的而不是因為人不普通所以可以演奏普通的音樂)。所以今年帕爾曼的音樂會我沒有去,未來Fleisher的音樂會可能也不會去了,即使今天少數的時刻他真的帶給我很大的感動。
不過我倒是想買Fleisher的CD,畢竟錄音室裡可以重來,可以剪接,這樣我大概就可以搞清楚我到底喜不喜歡他的音樂。
  
那麼,本季結束。
接下來應該補一下電影和奧斯卡的感想噢......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