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王牌投手][百題-067] ときめき

     原本頭靠在膝蓋上的三橋抬起頭來,眨了眨眼睛。沒想到自己竟然睡著了,哭得太久,頭好痛。   翹課了……   抬起左手腕、按下按鍵,黑暗中錶面異常明亮的冷光說著現在是晚上六點十三分。   回家吧,必須要用功唸書準備考試。   一邊下樓梯,三橋一邊將右手伸進褲子口袋,確認紙條還在口袋裡。   空無一人的教室,只有自己的座位上還有東西。把課本筆記簿收好之後,三橋拎著背包走到門口,這才注意到外面正下著傾盆大雨。   教練說過會下雨的……可是自己,沒有傘……   請媽媽來接好了。三橋把背包放在地上,努力扒著挖出了手機。手機沒電,怎麼叫都叫不醒。   衝回家嗎?三橋跑了幾步又跑回屋簷下。雨實在太大,頭髮已經濕的在滴水,再待久一些只怕全身都會溼透吧。   頹喪地拖著背包走回教室,三橋趴在自己的座位上。這樣的情況該怎麼辦才好呢?已經累到哭不出來了。         心情煩躁又被大雨搞得一肚子悶氣,阿部在接起手機的時候只很簡短地說了聲喂。   「阿部同學嗎?我是三橋廉的媽媽,想請問你知不知道廉去了哪裡?」   「不知道……他沒有回家嗎?」下這麼大雨,難道那傢伙還在外面閒晃?思及此,阿部的怒氣有些上升。   「他還沒回家。手機也打不通。我剛才問過花井同學,他說你們今天下午的練習取消了。」三橋尚江頓了頓,「其他棒球隊隊員也不知道的樣子……」聽得出來三橋伯母非常擔心。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沒有關係,不好意思打擾了。」   向三橋伯母道過晚安之後,阿部閤上手機。   那傢伙……到底去了哪裡?回想起今天最後看見他時,那泫然欲泣的臉,阿部益發覺得不安。   坐在書桌前,瞪著課本兩三分鐘,單字裡每個英文字母都清清楚楚,就是沒辦法合在一起。抬起頭看著房間窗外的大雨,阿部拿起手機撥了剛才的來電號碼。   「三橋伯母嗎?我是阿部。」   「我想我還是去學校找找看好了。」學校的話自己應該比伯母熟,部室、球場、教室的位置都瞭若指掌。   「伯母就在家裡等或是在家附近找看看好了。」   「嗯,不用客氣。我有點擔心他。」   「好,那晚點再打電話給您。」   切斷了手機,阿部向在廚房裡忙的母親大喊自己要去學校一趟、不需要等自己開飯就拿著傘衝出了家門。         「三橋。」運氣不錯,阿部心想,還好不用去滿是泥濘的球場上找。一面平緩自己的呼吸,阿部內心同時也鬆了口氣。   趴伏在桌上的人影動了動,抬起頭來。的確是三橋。   「三橋,回家了,」往對方走近時,阿部忍不住放軟了語調,三橋一臉的徬徨無助。「你媽媽很擔心。」   三橋搖搖晃晃站起來,不太確定地問:「阿、阿部?」看來人點了點頭之後,三橋開始哭。「阿部,對、對不起……」一邊哭,一邊不停地道歉。   看到三橋這樣子,阿部心裡十分難受。眼前的人看起來像是受盡全世界的委屈。想要安慰他的阿部禁不住伸出雙手,輕輕抱住三橋。   三橋顫抖地回抱,雙手緊抓著阿部衣服後背的布料,不停地嗚咽著。   輕輕拍著三橋微濕的背,阿部感覺到對方濕漉漉的頭髮以及散發著熱度的身體,平時就顯得瘦弱的人此時顯得更加纖細。然後,他做了他從來沒有想過的事,他親吻了三橋潮濕的髮絲。   『戀愛是一瞬間的事。』阿部似乎聽到有人在耳畔細語。   抽出手,阿部輕輕抬起三橋的臉。從來沒有在這麼近的距離看著他,為什麼此刻會覺得他長得如此好看?好看到阿部很肯定自己現在的眼神一定充滿迷戀。他回想起很久以前看到三橋的鎖骨時感到的心悸,心臟即不聽使喚地加快跳動起來。   看著淚水不斷從三橋眼裡滑落,阿部有著快要窒息的感覺。他吻去三橋眼角的淚水,然後在聽到三橋在耳邊唸出他的姓氏時吻了三橋。   一面接吻,阿部一面覺得胸口脹得疼痛,為什麼剛才有一瞬間會覺得吻了他就能夠再度呼吸呢……   緊緊擁抱住三橋,下一秒阿部察覺懷裡的人正在失力下墜。   「三橋?」看著雙眼緊閉的臉,阿部伸手去探三橋額頭的溫度。發燒了,難怪身體這麼燙。   順著牆壁坐到地上,阿部輕輕將三橋的頭枕在自己大腿上。掏出手機,阿部撥了電話給三橋伯母,跟她說找到三橋了。   在等待三橋伯母開車來學校的時間,阿部仔細看著睡著那人的臉。輕輕撫摸著他的濕髮,阿部若有所思。          == 所以我還真的跳出來說了(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