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王牌投手][花田花] 做,愛。 (3000HIT)

  「我好像喜歡上你了欸。」   田島的臉突然出現在花井的眼前一臉認真地說出他完全無法理解的話。   現在時間是晚上七點四十三分,地點是田島的房間,兩人正進行著名為溫書的活動──只是田島自兩人吃完飯後已經第十一次發出與讀書毫無關聯的感想。   「嗄?!」腦袋中只記得前一個在背的英文單字是A開頭之外什麼都忘了的花井發出了相應的狀聲詞。   「我說我好像喜歡上你了。」田島稍稍退回自己的位子,趴在矮桌上看著花井,一臉認真。   好像是什麼意思?這傢伙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啊啊啊?   「你在說什麼啊!」   「最近在自慰的時候腦中都會浮現花井的樣子喔。」   「自……!你說什麼?!!」   「最開始的時候是因為自慰到一半剛好看到丟在一旁筱岡給的大家在夏大的照片,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想像起來,」你沒事為什麼要想像啊!花井在心裡慘叫著,「結果那次比平常快好多結束呢。」正常說來應該是會軟掉才對吧,田島太異於常人了,花井逃避現實地在內心吐槽。   「之後就變得想到花井會容易興奮,」田島很盡職地繼續解說著,「而且實在是非常的舒服哪~」   花井突然可以體會有些女孩子抱怨男生對著她們的照片打手槍的感覺了。   「所以說,花井你讓我上一次看看吧。」   「什……!」眼看著田島突然很有氣勢地向自己接近,一副隨時準備要壓倒自己的樣子,花井趕緊伸出手制住田島。   「欸?不行嗎?」雙手被抓住的田島像是完全不懂為什麼不行地問道。   「當、當然不行。」不行啊,要更要氣魄一點,花井對自己說道。   「有什麼關係,現在家裡又沒人。」田島的大家族今天晚上出門上館子去了,實在是因為田島的功課非常危險、期考又迫在眉睫,不然他當然也會去的,而不是在這邊溫書。在這之前已有相關的抱怨八次。   「不、不是這個問題吧!!」   「哎呀,不會怎樣的,就讓我試看看嘛。」說完田島就拚命扭動著想要掙脫花井的手,花井一急之下只好用力壓制住田島,天曉得這傢伙接下來會做什麼事。   被壓在地上的田島看著上頭的花井幾秒鐘後,說道:「好吧,不然給你上也行。」「可是下次要換我喔。」田島隨即補充道。   再度被田島奇妙的發言所震驚的花井,一時呆住無法反應──上、上田島?下次?──雙手對田島的箝制便不自覺放鬆。敏銳地察覺到手腕上的力道變弱,田島迅速地抽出右手,將花井的頭往下壓──   接、接吻了!   花井腦海中除了這句話就是一片空白。   吻了三分鐘之後,田島放開了花井,兩人各自因為缺氧微微喘氣著。田島看花井還是一副腦袋空白的樣子就把他拉下來再吻了一次。   該死,為什麼田島接吻技術這麼好,總算從當機狀態恢復的花井只能這麼想著。道德倫常性別什麼的都已經無法思考,稍微分離對看的兩人之間流動著微妙的曖昧氛圍,好像有什麼東西被開啟了,無法停止。   「……」花井大概是低聲咒罵了什麼之後,主動地吻住田島的唇。 ──二十分鐘過後。   「花井你的技術真的是很差欸,」田島一點都沒考慮這話非常傷人地有話直說著,「超痛的,明天要是走路姿勢很奇怪都是你的錯。」   「囉唆!」躺在田島身旁的花井盯著天花板,腦袋還是一片空白,從整件事開始到現在始終是這樣的狀態。   「不過我想我大概真的喜歡你吧,」田島繼續自顧自地說道,「不然現在應該會想揍你才對。」   想起來了,田島說他『好像』喜歡我。   「花井?」發覺身旁的花井始終沒有反應,田島翻過來撐起上身盯著他看。   腦袋逐漸清醒的花井看著上半身(從他的角度只看得到上半身)赤裸的田島,終於是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之後花井單方面地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照常練球、跟大家一起唸書。田島也沒有什麼奇怪的舉動,讓花井稍稍鬆了口氣。   「啊啊,好熱噢。」長跑完的田島慣例地又開始想就地上演脫衣秀,花井也只好照慣例衝上前阻止……只是他再也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直視田島的身體……   「拜託你有點常識!!」   「呿~」嘟著嘴抱怨的田島只好不甘願地把衣服再次穿上,然後一蹦一跳地跑去水龍頭那兒沖水去了。   留在原地的花井蹲了下來。   ……可惡,又想起來了。花井抱著頭希望能將腦海裡的影像消除。事情發生的當時,整個人沉溺在快感裡,什麼都沒有想、什麼都沒有注意。可是在那之後,一些影像常會不受控制地自己跳出來……在自己身下喘息的田島、因為疼痛而皺著眉的田島,他嘴唇的觸感、手臂、小腿肚……他的聲音……啊啊啊啊不要再想了!!!!花井很清楚自己的臉現在一定紅得嚇人,只能說,幸好是剛跑完步。   「三壘邊線!」田島一邊打擊一邊叫道。   夕陽西下時,西浦的各個球員輪流上前練習打擊由投球機投出的球。還沒輪到打擊的花井在一旁練習揮棒十幾二十次之後,蹲下身來球棒靠著肩膀發呆著。   「花井輪你囉~」不知何時走到自己身邊的田島這麼說著,一邊感覺到他拍著自己的肩膀。   「噢……」正打算撐著球棒起身,花井察覺到田島的手施力壓著自己的肩膀不讓自己站起來。「喂……」正要開口叫田島放手的花井發覺田島彎下身來,在自己耳邊說道:   「晚上來我家吧,今天家裡沒人,」田島咬了花井的耳垂,繼續說道:   「這次換我了。」 == 我論花田花的愛是做出來的可能性。 (篇名由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