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isenchanted

<表演>   某大型戶外巡迴演唱活動正進行著,其中一組表演團體正在舞台上賣力地演出。台前的歌迷每個都伸長了雙手希望能觸摸到他們心目中神的化身。穿著黑色合身短袖襯衫、打著紅領帶的休唱起他將殺死戀人的歌。休以一種性感的姿態從舞台中心走到Frankie身旁,將麥克風的尾線套上努力彈奏的吉他手的脖子上,稍微收緊了線,在Frankie耳邊繼續唱道,歌迷看見了無不臉紅心跳。唱著彈著,Frankie也在主唱沒有唱歌的空檔轉過頭與之熱吻起來,手下倒是沒停的彈奏。全場歌迷爆發出期待以久的尖叫,還有一位歌迷不知道是因為天氣的炎熱或是看到心愛的主唱與吉他手舌吻太過興奮而昏倒送醫。 <休>   休一直很喜歡他們的樂團,這個樂團救過他兩次,今後大概也會繼續拯救他的生命吧。高中時期的他有一個很喜歡很喜歡的女孩,偏偏那人有個不怎樣的男友,兩人在學校總是摟摟抱抱的親熱,男孩還拍下許多兩人私密的照片到處散佈。休每天酒不離手,常常醉醒了發現自己倒在學校的廁所裡。玩樂團是他當時唯一有活著的感覺的時候。   在頭兩張專輯之間休陷入了原因不明的低潮,事實上距離結束自己的生命也只差臨門一腳。然後他有了第二個喜歡的人,一切恢復正常。 <安迪>   休、安迪、凱爾三人是高中認識並結交的死黨,抱著對於搖滾的熱愛,三人約好要組樂團。休原本就會彈吉他,凱爾覺得bass很酷,於是不多話、總是在一旁微笑著的安迪就去學鼓。安迪的節奏感驚人,一般人學起鼓來常會陷入手腳不協調、左右手分配不均的困境,但是安迪總是一次OK。如果說休跟凱爾是損友拍檔,安迪就像是樂團的精神導師。只要有安迪在,所有事都沒問題,是個像令人安心的護身符一般的存在。   休總是喜歡拉著安迪笑笑地說,『安迪,你不可以交女朋友喔,我會死掉的。』 <凱爾>   不同於安迪與休在高中裡面形同邊緣人的姿態,凱爾常常是眾人矚目的焦點。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不過是他比別人高一點、帥一點、身材好一點,並且擅長運動、舉止醒目。當樂團需要加一個吉他手的時候,是由交遊廣闊的他找來了Frankie。雖然他們也是可以像Green Day一樣保持三人樂團的型式──只有在表演的時候再加個Jason White──但是在與Frankie一起合過幾次後就很自然地變成了四人樂團,一開始有點排斥Frankie的休後來反而跟Frankie最要好,常常兩人聯手作弄其他人,安迪、凱爾、經紀人、製作人無一倖免。 <Frankie>   第一次看到Frankie的時候,休不太喜歡他。雖然休本身很喜歡搞怪、故意做些驚世駭俗的事──像是打扮成女孩子的樣子出門──可是骨子裡其實有非常嚴肅的一面。而Frankie則是徹頭徹尾的痞子。Frankie的說法則是,當他第一次被凱爾找去看他們的現場,整個舞台上只有鼓手是清醒的(另外兩人沒有朝台下吐就不錯了),就覺得這個樂團真是棒呆了,不過可惜主唱只是長得像女孩子,不是真的女人。 <休息室>   『我想我們以後不要繼續在表演中接吻比較好。』演唱會開始前等待的休息室中休癱在沙發上說道。   躺在休的大腿上看著不知名吸血鬼漫畫的Frankie將擋著臉的漫畫稍稍移開,往上看了休幾秒鐘。   『好啊。』   他們都知道,這樣的行為有如雙面刃。在樂團剛起步的時候的確是帶來不少話題性,但隨著各個層面的歌迷族群越來越廣,卻有著一定的殺傷力。 <訪談>   訪問者:『如果說一定要從樂團成員裡面挑一個人約會,你們會選誰?』   Frankie:『……我會約休。他穿女裝的時候很辣。』   休朝訪問者擠了擠眼:『你知道,Frankie還蠻性感的……』   坐在一旁的安迪看了休跟Frankie一眼,說道:『那我選凱爾好了。』   凱爾:『安迪。』   安迪與凱爾兩人戲劇性地對看了一眼,突然伸長手臂抱住對方:   『安迪!』   『凱爾!』   訪問者:『那麼就恭喜今天成就了兩對佳偶。』(輕笑出聲)   誰都知道這不是真的。雖然主唱休老是表現出一副性向不明的德行還說他也許是外星人,但是其餘三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異性戀。Frankie的女友名單長到連八卦小報都報不完。 <Britain>   『Hey,英國人全瘋了!他們全都靠左邊開車呢!』休興奮不已地從門外衝進來,大吼大叫著其實連他自己都早已知道的事實。   『那不是很好嗎?難怪這些英國人那麼欣賞我們。』Frankie頭上腳下地倒掛在旅館房間的沙發上、涼涼地回休的話。   『說的也是噢,我早該在來之前知道他們不可能正常的。』休邊說邊跟著Frankie一起倒著躺上沙發,一隻手輕輕地敲著坐在一旁安迪的膝蓋。   『景色如何?』安迪放下手中的雜誌問道。   『還可以,』休頓了頓,『不過安迪你好像變醜了喔。』   將雜誌按到休的臉上,安迪笑笑起身去倒咖啡。 <酒精>   Frankie敲了休與安迪的房門,沒等到回應就推門進去。   『怎麼只有你在?』   『安迪跟其他人出去了。』   『難怪我誰也找不到。』   休沒有回話,只是喝了一口手上的啤酒。   『我以為你戒酒了呢,』Frankie這才注意到不只休的手中,地上也滾了幾個空瓶。Frankie痞笑道:『我要跟安迪告狀喔。』   原本眼光渙散的休突然將視線投向Frankie,眼神銳利得讓Frankie頭皮發麻。下一秒鐘休又倒回旅館床頭上,『不要告訴他啦……』軟軟的語調帶著懇求的意味。   『開玩笑的啦,』Frankie面不改色、笑得更痞了一些,『還有沒有,我陪你喝吧。』   『冰箱裡自己拿。』休懶懶地回答。經過長久的努力,他們也總算讓樂團成功到可以不用在意旅館冰箱裡飲品的天價。   沒開幾盞燈的房間裡兩人沉默地喝著啤酒。電視開著不知道在演什麼,音量被調得很低,比起娛樂設備倒更像是房間照明一些。休的情緒一向外顯,更何況一直看著他的Frankie怎會不知道他心情不好,但是Frankie不想提問。這不是他們的方式。Frankie知道答案也不想聽到答案,更何況休並不會回答。   眼看著面前的人手裡的酒瓶滾落床邊、人也整個縮成一團倒在床上,Frankie起身把燈跟電視機都關了,坐回原本的沙發上。唯一的光源是從沒有完全拉上的床簾縫隙透出的路燈,Frankie看不見休的臉──這樣很好,Frankie心想,我現在不想看到他的臉──只有隱約一整團的黑影窩在床上。靜靜喝著啤酒,Frankie把空瓶們排列成保齡球瓶的陣式。   天剛泛白的時候安迪回來了。Frankie不是很確定自己有沒有睡著,好像有,又好像沒有,他就那樣在沙發上坐了一整晚。   『你在啊?』安迪露出玩具熊一般的微笑。只可惜他並不知道這樣人畜無害的笑容其實頗具殺傷力。   『是啊。』Frankie用全無正經的語氣答了。   掛好脫下的外套,安迪走到休的床邊,『休喝酒?』眉間有著無人能察的變化。   『沒有,是我喝的。』Frankie笑笑地揚了揚手中的空瓶。兩人都知道這是睜眼說瞎話,站在床邊的安迪一定聞得到休身上散出來的酒味。不過既然Frankie都這麼說,如果還去責問休就是陷Frankie於不義了。   『你要睡這嗎?我可以去你那邊睡,我們才剛回來。』   『不了,』Frankie起身小小地伸了個懶腰,神志清明地說道,『好好照顧那傢伙吧,醒來之後有他受的。』 <巡迴>   這實在是一件讓人又愛又恨的事,休心想。 他當然喜歡表演,可是他不喜歡表演同一首曲子十幾二十次。他也不喜歡坐在樂團巡迴的巴士上十幾二十小時,就算有床還是很不舒服。還有就是當他們到達一些封閉的小鎮短暫休息時,鎮上的人對於他的打扮投以某種目光。   無怪乎有這麼多人寫過關於巡迴的歌,休在他的床上翻了第五十次身。車窗外是一片漆黑。   只有一件事讓休覺得巡迴可以忍受、甚至喜歡巡迴。 <暖場>   樂團剛起步時的安迪極不喜歡做暖場,不過樂團裡面沒有人知道。不像凱爾變相地以釣該場演唱會的女歌迷來調劑身心,不像休與Frankie嘴巴髒的該去刷十次牙漱一百次口,沒人知道安迪討厭暖場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因為他會以一貫的平靜語氣說『這是沒辦法的事』。這是讓更多不同的人感染他們的音樂最快的方法,即使這些人的反應遠不及主演樂團出場時的千分之一。   所以他們(包括安迪自己)還是聽從安迪的話乖乖地演奏了,雖然在台上賣力演出、揮汗如雨的同時,看到連搖擺一下都懶得的觀眾時總覺得自己是白痴。 <吻、以及THE END>   『我要退出樂團。』Frankie以難得的正經並且平靜的語氣說道。   休第一個反應過來一拳就往Frankie臉上打去。   由上而下看著倒在牆腳的Frankie,休咆哮道:『你玩我?』字字血淚。   『我對這個團厭煩了。』靠著牆壁,Frankie恢復他一向的痞子調。   在休衝上去要踹人之前凱爾就架住了他,不過先開口的是一直冷眼旁觀的安迪。   『單獨談一下吧,Frankie。』   『你看見了?』兩人走到隔壁房間關上門之後面對面,安迪以問候「你吃飽了?」一般的語氣問Frankie。   『是啊。』即使問句裡面沒有受詞,Frankie還是一邊聳肩一邊回答了。   『那沒有什麼。』安迪與其說是解釋不如說只是接續話題,『所以你沒有必要退團。』   十分鐘前Frankie奉經濟人之命要去領休與安迪回來時,他看到了。門半掩的樓梯間裡,休與安迪正在接吻。更正確地說,休正在吻背倚著牆的安迪。   『休說沒有什麼?』   『嗯,』安迪頓了頓,『他說他只是想試試看跟我接吻的感覺。』   Frankie沉默了半晌,接著問道:『然後呢?你相信他的話?』   『嗯。』安迪直視著Frankie的雙眼、對上了他的視線。『所以別說什麼退團的話,休以及這個樂團都不能沒有你。』   Frankie感覺有點想摔吉他,又有點想笑。『我可一點都不想陪你們玩扮家家酒。』講到句末終究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Frankie……』   Frankie打斷了安迪的話,   『你知道的吧?休喜歡你。』   安迪沒有回答。 == 是的,這就是結局。 之後不過就是你不愛我我不愛你,你愛我我也許愛你的戲碼,沒什麼值得寫的。 有看的人不麻煩的話請告訴我你覺得安迪在想什麼,我想做個問卷調查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