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記年 -番外- 安奈小姐的證言

  兩人開始交往約一個月過後,也許是終於有了真實感,三橋發了e-mail給安奈。當初答應過她,要是自己交了女朋友(或男朋友)一定要第一個告訴她。雖然距離阿部那天的告白已有一段時日,但三橋並不可能跟別人說起這件事,所以安奈仍舊會是第一個知道的,這樣應該沒關係吧……   跟安奈成為好朋友這件事,三橋現在想起依舊覺得不可思議。自己不擅長與人交往,當然也包含女孩子在內。只是隻身一人在國外,能有人可以跟自己用日語交談真有如救命的稻草。安奈對於成天可憐兮兮待在身旁的三橋極有耐心,她說這是因為她小時候也是這樣辛苦過來,所以十分能體會三橋的感受。安奈開朗大方卻也心思細膩,而且她也喜歡運動、喜歡棒球,不知不覺間兩人就聊了許多。三橋從來沒有打算要告訴第二個人他喜歡阿部這件事,但安奈從三橋的言談中自己察覺了。   『廉,你要是交女朋友了要第一個跟我說喔。』某天在大學的餐廳裡兩人一起吃午餐的時候安奈說道。三橋剛到美國時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習慣與人直接以名字互稱。   『欸……這,大概不可能吧……』   『因為你喜歡阿部「君」(註)?』安奈若無其事地問道。   『唔……欸、欸?』差點要回答的三橋因為太緊張打翻了沙拉。   安奈一邊幫他收拾殘局一邊接道,『這只是我猜的啦,對不起。』『啊,不過我對喜歡的人是哪種性別這件事一向不太在意喔。』   並不是因為安奈所說的話的緣故,三橋突然間產生了想與人訴說的衝動。   『我……喜歡……』   安奈在三橋的眼淚滴下來之前就先遞出了面紙。   發出e-mail的隔天就收到了安奈的回信。不像三橋先前的信件那般──先是描述了自己的近況再詢問對方何如──內容相當簡短。   『告訴我你宿舍的地址,我這週末去找你。──安奈』   「欸──?」在阿部房間裡使用著自己的筆記型電腦的三橋忍不住出聲。   「怎麼了?」剛洗完澡走進房間的阿部一邊拿毛巾擦頭髮一邊問道。   「安、安奈…」   阿部皺了皺眉,但很快地在三橋能發覺前恢復正常的表情。走到三橋身旁也跟著看起螢幕,「她要來找你?」   「嗯、嗯。」因為阿部的靠近,三橋反射地全身緊繃。   「要去接她嗎?」   「應、應該不需要,她、沒說……」三橋話愈說愈小聲,頭也低了下去。   看著因為自己的靠近突然就臉紅的三橋,阿部想著若是平常的話,自己一定會體諒他,頂多拍拍他的頭。但是今天……安奈的信……   阿部傾身,輕輕吻了三橋的頸肩之間。   三橋身子一震,安靜了下來。   維持著同樣的姿勢,阿部從剛才吻的地方以舌尖畫過三橋的頸項一直到達耳垂……   三橋只能緊緊抓著膝蓋附近的褲管。   要有所克制,明天還有練習……阿部暗忖。   最後阿部與三橋兩人還是在週末去了機場接安奈。   「廉!!」遠遠看到三橋的安奈拖著一個小登機箱快歩跑來、一把抱住手才正要伸起來打招呼的三橋。站在一旁的阿部又是忍不住皺眉。   「你好像縮水了?」放開三橋後,安奈仔細打量他後說道。安奈雖然不矮,但還是沒有阿部跟三橋兩人高。只是她今天穿了有跟的鞋子,在週遭的日本人當中顯得相當醒目。   「安、安奈。」三橋試著要向安奈介紹阿部,「這是阿部……」   阿部朝安奈點了點頭,「這是第二次見面了,我是阿部。」三橋先前向阿部解釋過安奈的e-mail以及她來日本拜訪的理由。   安奈很開心地笑著,伸出了右手,「我是安奈。」   看著與安奈握過有點發紅的手,阿部認為對方很用力這件事應該不是錯覺……安奈力氣不小,印象中三橋說過她是打快壘的。   因為安奈只停留一個週末,所以兩人帶她去預訂好的旅館放過行李後就再度回到大街上。   「廉!我想吃迴轉壽司!」安奈勾住三橋的左手說道。   「好、啊。」   走在三橋右側的阿部看了兩人一眼,算了,三橋看起來很開心。   結果安奈一點都不像剛下飛機、理論上應該有十六小時時差的人,拉著三橋以及附帶的阿部逛了一整天。   「這次好像沒有時間去拜訪三橋媽媽……」晚上在旅館前分別時安奈說道。   「沒、沒關係呀,電話。」三橋答道。   「嗯嗯,我知道,我等下就會打。」   「明、明天?」   「你覺得煎餅如何?其實我還想吃……」安奈扳著手指數起她想吃的美食來,喜歡吃的三橋在一旁也說起他想吃的東西。   比起那些肢體接觸,這樣自然的溝通還更讓人嫉妒一些,阿部心想。   隔天也依舊是行程滿載,三人還搭乘電車去到比較遠的地方。   「我下次想去西浦看看。」回到市區走出車站時安奈說道。   三橋聽了直點頭,「嗯,好。」他也想讓安奈看看那個對他來說充滿重要回憶的地方。   「啊啊啊──小偷──」不遠處突然傳來女人的尖叫聲,因為不是上下班時間很容易就看見了──一個中年婦女狼狽地坐在地上,看來是騎著腳踏車在路邊等待紅燈的時候被一把推倒。竊賊搶了她的皮包,跨上腳踏車正打算要逃逸。   阿部突然伸出手搭著三橋的肩膀問道:「三橋你有帶球吧?」   「嗯。」三橋手伸進口袋拿出了一顆棒球。   「好,很好。」阿部接著說,「投球砸那個小偷,」   「砸、砸哪裡?」三橋有些慌張地問道。   「手。」   已經抬腳做起投球準備動作的三橋接著問:「哪隻手?」   「右手。」然後三橋就出手了。阿部則是一個箭歩衝了出去。   三橋投出的球準確地打中了騎著腳踏車小偷的右手,一瞬間只剩左手握著龍頭的竊賊整個人重心不穩,連人帶車地摔倒在地。等他拚命爬起來想要逃跑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阿部以及兩三個路人早就圍住了他。其中一個健壯的老伯抓住小偷,阿部則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皮包並牽著腳踏車走回來將它們還給受害的婦人。   「阿、阿部。」三橋跟安奈小跑步跑到阿部身邊。   「小兄弟,幹得好啊。」一旁的商店老闆正大力拍著阿部的背。   「哪裡。」阿部客套完後轉過身跟三橋說話。   「你投得很好。」說完後嘉許似地伸手拍拍三橋的頭。   「唔嘿……」被阿部稱讚的三橋有點傻但很開心地笑了起來。   阿部看了三橋的臉一眼便將視線轉向別處。   在一旁的安奈整個事件從頭到尾看得一清二楚。   Oh my gosh……這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在旁邊看著的我才不好意思呢……早在美國看慣各式情侶當街熱吻的安奈在心裡吐槽。不過,運動時的男孩子果然很帥氣。   廉應該沒問題了,他們倆個會幸福吧。   間隔了一天安奈再次向阿部伸出了右手,「做得不錯呢。」   「謝謝。」阿部握了握她的手,看見對方露出燦爛的笑容。   「要好好照顧廉喔。」   「我會的。」   一旁的三橋當然是歪著頭看著他們兩人,完全不進入狀況。   在機場送別時,眼看著三橋就要哭了。   「不許哭,馬上就會再見面的。」安奈一邊笑一邊敲三橋的頭。   「嗯、嗯。」三橋點點頭。   接著安奈將三橋拉到一旁小聲地說道,「如果阿部欺負你,要立刻打電話給我喔。」「打電話,不是寫e-mail。」安奈補充道,「我會像這次一樣立即飛過來的。」   「不會的、阿部。」三橋答道。   太天真了,安奈心想,並偷看一眼不遠處臉色又開始陰晴不定的阿部。   「升上一軍的第一場比賽要跟我說喔,我會想辦法從網路上看的。」   三橋則回以一個大大的笑容。 (註) 基本上三橋都是叫阿部『阿部君』的(在一起以後應該有所改變吧XD),但通常我都在文章裡略去。這邊因為是安奈學三橋的語氣,所以特地寫出來。 -- 雖然不知道寫的意義在哪,但理由倒是有XD 1) 安奈出場太少了,所以。 2) 我超──想寫那個球類運動漫畫的經典老梗XDDDDDDDDDD 另外我自己自首,這是我第二次寫到『阿部一邊拿毛巾擦頭髮一邊...』,連用字都一樣(毆)。因為我覺得這個景象很萌嘛!! 接下來除非運氣好,否則我會消聲匿跡四到五天,沒有辦法馬上回應,先說聲抱歉。 (但是如果有留言我會很開心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