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王牌投手] 記年-9- (完結)

  晚上兩人吃了一頓還算融洽的晚餐,飯後一起看不熟悉的電視節目打發時間。三橋才沒坐多久就打算告辭。   不只是不喜歡了,難不成還被討厭了嗎?阿部心想。   看著三橋坐在玄關台階前綁鞋帶的身影,   以為自己已經變得有耐性許多,可是──   阿部從背後環抱住三橋,   ──碰上他似乎再多的耐性也不夠用。   三橋在阿部的懷抱中僵著不敢亂動。   靜默。   「對不起……」阿部終是緩緩開口說道,「雖然知道你已經不喜歡我了……我還是無法不喜歡你。」   明知道應該好好把握的時候卻沒有行動的自己是多麼愚蠢、一切也許已經是錯過,卻無法因為失戀而停止思念。   兩年前的那個冬天,阿部回埼玉老家過年。元旦的時候一個人去到西浦的球場。站在鐵絲網外,看著滿目的雪白,阿部勉強從形狀判斷出應該是被大雪覆蓋的投手丘。在寂靜的雪地中站了許久、腳都凍得有些麻痺了。臨走前阿部從大衣口袋掏出握得有些發燙的手機,傳了只有『新年快樂』四個字的短訊給三橋。   大學畢業後阿部毫不猶豫地加入了業餘球隊,第一年過去並不是沒有球團與他接洽,只是阿部盡數婉拒了。雖然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但並不是只要努力不懈就可以達成的,阿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拒絕球團的邀約時,阿部並不覺得與目標更為靠近,反似漸行漸遠、心中充滿了徬徨──極可能到頭來全部是空,但是自己只能這麼做,也只想這麼做。憑藉著本身的實力與努力、竟真的在兩年內獲得三橋所屬球隊的指名,也只能說運氣相當不錯。   「不……喜歡……」而阿部的雙重否定句對此時的三橋來說則太過困難了一點。   「是『我喜歡你』。」阿部無從得知也沒有勇氣去確認現在懷抱中的人的表情。   正視自己的心情之後,阿部理解自己不可能也不應該再與女孩子交往。   人心並不是依靠努力就可以獲得的東西,但是阿部不想什麼都沒做就放棄。   明知道會輸的比賽也要全力以赴。棒球尚且如此,更何況是面對喜歡的人──   阿部接下去說道,「本以為可以看著你就好,」   畢竟前兩年內心滿是對未來的不確定都熬過來了。   只是想再跟他一起打球、再當他的捕手。在過去認為自然不過的事,卻完全沒意識到失去高中的庇護後,根本沒有所謂的理所當然。   「想不到……人真的是很貪心,只待在你身邊根本不夠。我一直在想,如何能讓你再次喜歡上我……」   阿部察覺到自己環抱著三橋的手臂上有水滴落,便止住了原本在說的話。   「三橋?」   懷裡的人沒有應聲,但似乎是哭得更厲害了。阿部手忙腳亂地扳過三橋讓他面對自己,對方不說話只是不停地哭。   「對不起,讓你很困擾嗎?」而且自己還任意地抱住他……阿部急忙道歉著,「不要在意我說的話,當我沒說過,忘記了也沒關係。」阿部話才說完,三橋卻哭得更兇了。   阿部不知所措的同時也心疼不已,不清楚到底該如何安撫這樣的三橋,最後還是只能再度抱住對方,在心中責怪著自己的沒用與衝動行事。   「對不起……請不要哭……」   三橋已經是哭得快要上氣不接下氣,但總算是出了聲。   「阿…阿部……」一邊哭一邊嗚咽著。   阿部抱緊三橋,應聲表示自己有聽到。   「阿部……」仍舊哭著,三橋重複了一次。   「我在這啊……」   「阿部………」三橋哭得更厲害了。   直到像是把眼淚都哭乾了,三橋才慢慢平靜下來。哽咽著,無法言語。   阿部輕輕放開三橋。看著三橋腫得一踏糊塗的眼睛,阿部深深自責。   「我去拿冰毛巾給你敷眼睛。」這個方法是同前女友學到的。   但是三橋拉住了起身準備離開的自己的手。   三橋的手像高中第一次握住時那樣的冰冷。   阿部不得已,只好再坐回三橋身旁,眼看那人眼中又是山雨欲來之勢。   「拜託你不要哭……」阿部也只能這麼請求了。   三橋點點頭忍耐著。   阿部低頭看著三橋緊緊抓著自己的手。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遲疑了一會,努力地不讓淚水掉下來,三橋很緩慢地點頭表示同意。   「你還……」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喜歡我嗎?」   三橋再次點了點頭,眼淚不小心因為這動作而滴落,三橋趕緊抬起手臂胡亂擦拭自己的臉。「一、一直……」   阿部聽了三橋的話真想把自己揍一頓。   為什麼自己可以這麼愚蠢,即使都這麼多年也仍舊無法理解三橋。   好想抱緊他。   「我喜歡你,三橋。」阿部定定地看著三橋,一個字一個字地緩緩說出告白。   這句話就像鑰匙一樣打開了上鎖的水龍頭,三橋的眼淚又開始一顆接一顆地落下。   「為什麼要哭……」是雖然喜歡我卻不想被我喜歡嗎?不理解,完全無法理解……這樣是告白成功還是失敗啊……在知道三橋仍喜歡著自己之後,阿部稍微有餘裕自我消遣起來。   「我…不、不知道……」三橋說完就揉起自己的眼睛,「停、停不下來……」   好可愛。她說的沒錯,三橋的確很可愛。不管是迷迷糊糊痴呆的樣子、驚慌失措想躲起來的樣子、被吻之後的樣子……   阿部溫柔地伸手以拇指抹去三橋臉上的淚水,輕輕捧著他的臉問道:「我可以吻你嗎?」   「唔…………欸、欸?」三橋花了一些時間理解阿部話的意思,然後一瞬間整個臉都紅了,講不出話來。   阿部見狀一時興起捉弄他的念頭,「其實你還是不喜歡我的,對吧?」語氣很是受傷。   「沒、沒有……」三橋慌的連哭都忘記了,頭死命地搖。   沒想到要用這種方法讓他停止哭泣啊,阿部心想。「是沒有不喜歡還是沒有喜歡?」   「喜、喜歡……」三橋只想著自己是喜歡阿部的,就這麼回答了。   「沒有喜歡啊……」   三橋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眼看著又要開始哭。   糟糕,玩笑開得太過火了,「我知道我知道,不要哭啦,好不好?」這才讓緊張的三橋稍稍放鬆。   「可是我真的很想吻你……」阿部向三橋傾過身去,兩個人的臉面對面靠得很近。   聞言三橋又臉紅起來,怕開口說話會多說多錯,三橋只是緊緊閉上雙眼,發抖等待著。   有點想說『我有這麼可怕嗎?』,但想想還是別再讓三橋為難的阿部極為慎重地輕輕吻了三橋的唇。   「可以睜開眼睛了。」看著三橋還是維持著不變的姿勢,阿部說道。   膽戰心驚睜開雙眼,三橋飛快地將目光從阿部臉上移開,臉有越來越紅的趨勢。   又可愛又讓人心疼。阿部溫柔地擁住三橋,「對不起。」對不起讓你一個人擔心難過這麼久,我一再地逃避拒絕,上次又是如何讓你講出『已經不喜歡了』這樣的話呢?自己一時失控的舉動又沒有好好解釋,真是爛透了。   「欸?」三橋顯然不懂阿部在爲了什麼而道歉。   「沒什麼。」阿部放開三橋然後輕輕握住他冰涼的手,「再留下來陪我一下好嗎?我想多跟你在一起一會。」在漫長的將來有很多事需要去努力,要讓三橋能放心地、自然地對自己說出心裡的話,要用自己的一輩子去理解他。   三橋低下頭不敢看阿部,小小聲地應了。從阿部的角度可以看到已經是鮮紅色的、三橋的耳朵。   九年 兩個月 又十一天。 -- 完結了~~ 其實沒有很爆字數啦,簡單說這篇就只是──  阿部:「求求你不要走。」  三橋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