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記年-7-

  在等紅綠燈的時候,一手握方向盤一手抓著排檔的安奈轉過頭與三橋說話。「吶,廉,在日本開車好不習慣哪,好像在鏡子裡面的世界。」看一眼車子前面穿越馬路的行人,女孩繼續說道,「在美國時也常常這樣子載你,不過我總是在你的左邊……廉!那是什麼?!」安奈幾乎是尖叫起來,瞪大眼睛、手指著三橋的脖子。   「……」三橋下意識地抓緊了領口,答不上話。   「是你說的那個阿部嗎?剛剛那個人?那不是很好??」女孩連珠炮似地發問。   「……阿部他把我、跟女朋友,搞錯了。」   「欸──?」在交談中燈號變換了,他們後邊的車終於是受不了按起喇叭,安奈只好硬把頭轉向前方繼續開車。   「阿部、並不喜歡我……」告訴阿部說自己不喜歡他的時候,阿部明顯鬆了一口氣……   安奈回想起剛才看到的二樓那個一臉陰沉的男人,的確是不太像會喜歡三橋的樣子……   左手放開了原本抓著的排檔、握了握三橋的手。手上有水跡,果然是哭了。   「安奈妳下午,想去哪邊?」已經能很快振作起來的三橋帶著點鼻音問道。   安奈也不提任何悲傷的話題,偏了偏頭想了一下說道:「我想吃超~好吃的和菓子。」   三橋點了點頭,開始描述起幾間他喜歡的店來。   在聖誕節前安奈就回了美國,臨走前她在機場緊緊抱住三橋,沒有特別說什麼。   三橋理解她是在替自己打氣。安奈總是這樣,聽自己說話,卻不多發表意見,始終以自己的開朗支持著三橋。   「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碰面……」   「我、可以去美國……」   「你哪裡會有空,一定是一直忙著打棒球吧?」   「我……」   「開玩笑的啦,我會來日本的,來看你打棒球喔!」安奈捏捏三橋的臉頰,「要努力當上職棒選手喔。」   「嗯。」兩人對看,咧嘴笑了笑。   新年的時候,三橋收到了阿部傳來的短訊。簡單的四個字,卻是畢業近四年之後的第一次。不管原因是什麼──即使是因為仍舊對自己抱持著歉疚感──三橋都相當高興。出國一年後回國過年,所有的一切都讓三橋倍感珍惜。   先前被球團指名時,三橋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那是阿部所在的城市。   練習自然沒有不辛苦的時候,但如果是自己所喜愛的棒球,就不算什麼。只要能繼續投球,一切都無所謂。在球隊裡並沒有談得來的人,畢竟三橋本來就不擅長與人交往。球隊氣氛也不似學校社團那般單純。厲害的人非常多,每個人都希望能升上一軍。   確實是終於進入只有棒球的國度。   除了偶爾打電話來閒聊的田島、或來自父母的關心,三橋幾乎與外界斷了聯繫。住在球隊的宿舍中,除了棒球吃飯睡覺就沒有其餘的了。察覺時間流動的基準,與其說是季節的變換,不如說是球季以及訓練的方式與內容。   三橋加入後的第二年賽季,一軍表現不盡理想,於是在季末三橋首次有了在一軍登板的機會。三橋並沒有什麼令人驚艷的表現,但是他的穩定性獲得了教練團的讚賞,也許不用太久就能真正地晉升一軍也說不定。   第三年新球季展開前的春訓第一天,球隊的教練將在球場上的人集合起來:   「接下來八個星期大家必須有效率地把狀態調整到最佳。不過可別太悠哉,熱身賽兩個星期後就開始了。」剛跑完步熱身完畢的三橋拿毛巾擦著快落入眼睛的汗水,邊聽著教練要公佈的事項。停下腳步後,寒風吹拂著皮膚有些刺痛感。「另外這兩位是今年加入的阿部與西。」   「大家好,我是阿部隆也,請多指教。」   站在阿部身旁名為西悠一的球員也同樣地自我介紹。   阿……部?   三橋放下毛巾,抬頭看去。   『又來了一個人!』女教練拉著自己的手開心地宣布。   『唔、我…』   拿出隨身的筆記本,百枝開始記下新進球員的資料,『你的名字呢?』   『三、三橋……』   『位置呢?』   『投手……』   『哎呀,有投手了。』   『…咦?』   『我們只有一年級的!』女教練雙手叉腰繼續說道:『從今年起我們改為硬式的了!我是軟式時代的畢業生、現任教練百枝!』   『我不是老師,他才是負責的老師志賀老師!和我們散歩中的狗!』百枝介紹坐在一旁的志賀與小愛,『投手來了,那來開第一次的會議吧──』   『來確認一下位置吧。』百枝看著筆記本說道:『投手接下來是捕手──』『…是阿部吧?』   『是。』三橋看向答話的人──   一個戴著球帽、身穿練習用球衣,眉目清秀的少年舉手答道。   是阿部。   一轉眼,竟已是九年光陰。 == 趕進度,嘿唷嘿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