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記年-6-

  「唔……」阿部隔天清晨覺得口渴醒來,在坐起身時因為劇烈痛起來的額角忍不住發出呻吟。   頭腦慢慢清醒過來。   昨天,三橋突然來找……吃完飯以後……回來繼續喝,然後…………   !   接吻……!   我吻了三橋?!!!   然後呢?三橋呢?   光是思考都非常痛苦的阿部轉頭尋找三橋的身影,結果發現三橋坐在地板上趴在床邊睡著了。還好有披著外套,希望沒有著涼……不,現在該煩惱的是別的問題……昨天後來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一點印象都沒有?阿部覺得自己的大腦徹底的麻痺了。   我竟然會吻三橋,這真是太糟糕了,要是三橋還喜歡我、要是他誤會了怎麼辦?看兩人都穿著衣服,應該沒有發生什麼太離譜的事情,不,接吻已經夠糟糕了……阿部按壓著自己的太陽穴希望能減緩宿醉的頭痛欲裂,可是毫無幫助。當阿部嘗試著要下床去倒杯水喝的時候,三橋也醒了。   三橋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等到眼睛漸漸可以對焦看清楚的時候……眼前的是……阿部!   三橋瞪大了雙眼看著阿部,嘴唇顫抖著似乎是想說什麼卻完全沒有發出聲音,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必須要道歉,阿部心想。阿部忍著頭痛爬下床坐在三橋前面,鄭重地低下頭:「對不起。」啊啊,頭好痛。   「阿、阿部……」三橋的聲音跟自己的一樣乾澀。   「對不起。」阿部還是低著頭。到底應該怎麼解釋?即使平常再怎麼辯才無礙大概都很難講出什麼能讓人信服的理由吧,更何況是憑現在宿醉時的頭腦。   三橋察覺阿部似乎非常、非常的困擾。   怎麼辦?要跟阿部說沒有關係,要跟他說,我、我不會在意……我……還想要跟阿部繼續做朋友,如果要繼續做朋友的話……   「阿部…沒有關係,」阿部總算是抬起頭看向三橋,表情難以形容,「我已經、沒有喜歡阿部了,所以、不會在意的、昨天。」三橋將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解釋說給阿部聽。   三橋的話……   在阿部心底一絲苦澀蔓延開來,   ──其實,有印痕的那個人是自己。在三橋對自己告白的那一天、甚至是更早以前,這個人的影像就已深植心中無法抹去。   阿部苦笑著,現在自己的表情大概很難看吧。   不過三橋似乎沒有察覺。   「是嗎……那就好。」應該是好事吧……對三橋而言。   「阿部、還好嗎?」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是宿醉嗎?   「沒事,昨天喝多了。」伸手扶著額頭,阿部忍不住再次道歉。「昨天真的是很抱歉。」   「沒、沒關係的……」三橋突然起身,「要喝水嗎?」   點點頭,阿部接過三橋倒的水杯。「謝謝。」   突然間手機鈴聲響起,兩個人都嚇了一跳。三橋急忙跑去挖掘出自己的手機,才剛打開放到耳朵邊上,   「廉~你現在在哪裡?」高分貝高頻率的聲音讓三橋趕緊又把手機從耳邊移開,過了半晌才又戰戰兢兢地聽起手機。   「安、安奈?」   「不然還會是誰?你媽媽要我接你回去。你沒有忘記下午要帶我逛東京吧?」   「嗯、嗯。」   「所以說啦,你現在人在哪裡?我已經在路上了。」   三橋看了阿部一眼,有點遲疑地唸出阿部這邊的地址。   聽到自己的地址從別人嘴裡說出來的確是有點奇怪,阿部心想。   「Okay,GPS找到位置了。我很快就會到喔。」手機裡女孩子開朗地說。   「嗯。」   「女朋友?」三橋閤上手機後,阿部克制不住自己問道。   「不、不是的。」三橋慌忙地否認著,「安奈是、在美國的朋友。」   三橋講安奈的名字的時候發音有點奇怪,更像是安娜(註),也許是英文名字吧,阿部心想。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位安奈是小學時就跟著家裡移民美國的日本女孩。當三橋在美國的時候,她主動幫了三橋很多忙──尤其是充當翻譯這件事上。美國大學現在正是寒假的時候,因為她一直想回日本看看,而三橋又回日本了,來訪是一舉兩得。現在是借住在三橋家。   「她、說要來接我,跟她講了地址,很抱歉。」換三橋道歉著。   「不要緊的。」所以昨天晚上說要找人來接就是指她嗎?依稀記得三橋這麼說過。   「可以借用一下浴室嗎?」   「嗯。」阿部喝了水,覺得喉嚨舒服許多,但對於頭痛一點幫助也沒有。   進入浴室的三橋先是在洗手台前洗了臉。   從鏡子裡面可以看見脖子上、只有在一些特定角度才看得到的吻痕。   三橋抓著洗手台邊緣蹲了下來,額頭抵著膝蓋。   阿部一定是喝醉了、把我當成他的女朋友了。   田島說花井有看到過,阿部的女朋友。聽說是很漂亮的人,兩人非常的相配。   還記得當初聽到時,呼吸困難的感覺……   不能在浴室待太久,阿部會覺得奇怪。   三橋站起身,再看了鏡子裡的自己一眼,伸手抹去淚水。   不、不能哭,會讓阿部困擾的。   即使沒有使用,三橋還是按了馬桶的沖水鍵。   回到阿部所在的房間裡,三橋看到阿部正在做早餐。   「不好意思,沒什麼東西招待,還是要出去吃?」阿部探頭說。   「沒有關係,我並不餓……」阿部聽了點點頭,繼續回去煎蛋。   兩人早餐吃到一半,三橋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廉,我到了,下來吧。」   「嗯、好。」收起手機,三橋對阿部說道:「對不起,沒來得及、吃完。」   「沒關係,放著就好,我會收拾的。」   阿部送三橋到門外、目送他下樓。從白色的小客車中走出一個高挑的女孩子,很習慣似地抱了抱三橋,放開後對三橋說起話。隱約聽得見她說了些很擔心之類的字眼,日文的腔調有些奇怪。然後三橋抬頭,在一片的雪白當中朝自己揮揮手,上了車。   強烈的失落伴隨著不快感。   也許只是一般的美式作風,但看在眼裡非常的不愉快。   關上門,阿部背靠在門板上沒有馬上回到房間。   記憶逐漸變得清晰,   昨天晚上就是在這裡,吻了他……   阿部理解小早川所謂的可愛是什麼意思。   可是他說『已經不喜歡了』。   出國前還是喜歡的,回來後卻變得不喜歡,果然還是因為那個『Anna』嗎?   後腦杓倚著門,阿部以手掌覆蓋住雙眼。   「可惡……」   腳步虛浮地走回房,阿部覺得自己耳裡的半規管已經報銷了。   頹喪地坐在床邊,阿部想著三年半前三橋多半也是如此的感受,不,恐怕比此時的自己更不好過吧……   那天午後的回憶清晰浮現眼前。除了他們以外空無一人的教室,唯一的光源是室外的日光,窗框的影子落在課桌椅上。三橋喃喃地說著話。   明明內心在哭,臉上卻笑著的三橋。   阿部現在只想抱緊他。   「我喜歡你…」阿部對著空氣、對著回憶裡的那人說,視線有些模糊……   那人愣了愣,然後臉上綻開了──只存在幻想之中的──像那個午後室外陽光一樣的微笑。 註:安奈=あんな=Anna,是很方便的日英兩用的名字(毆) -- 呼~ 到這邊為止,我寫完了我在這篇想寫的東西。 也是有想過斷在這邊,雖然最後還是決定寫一個更具體的結尾。如果覺得這樣子就可以的人停在這邊就好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