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記年-4-

  三橋在或不在日本對阿部而言沒有任何差別。大學第三年的課程非常繁重,幾乎都是主科的進階課程,但是阿部還是抽空交了女朋友。第一個女孩子是聯誼中認識的,非常活潑開朗並且熱愛棒球。她在聽說阿部是西浦高中的時候突然哇啦哇啦地講了很多話,似乎是有注意過他們球隊的樣子。   『你們的投手好可愛噢~~真是讓人看了忍不住想抱緊他。』而且講話相當……直接。三橋在女孩子的眼光裡看起來是這樣嗎?可愛?沒有思考過這個看法。   『不過沒想到捕手是長這樣子的,很帥氣呢,平常總是帶著面罩不然就是打擊頭盔。』突然被一個女孩子如此直接地說帥氣讓正在喝水的阿部差點嗆到。   『吶吶,下次一起去看棒球比賽好嗎?』   『嗯,可以啊。』阿部故作鎮定地回答,不知怎地這女孩子讓他有些招架不住。   一起去看過兩次比賽以後,兩人就開始交往了。小早川是對棒球很熱愛並且懂得不少的女孩子,看比賽時討論起戰術也有兩人快要吵起來的經驗。不過小早川有時候會對選手有一些奇妙的言論,像是她似乎很喜歡三橋,常常纏著阿部要他講三橋的奇異舉止。阿部有的時候會取笑她到底是喜歡自己還是三橋,她總是突然臉紅起來緊接著開始追打阿部。小早川也有問過如果三橋從美國回來的話可不可以幫她引薦一下,阿部當時也只淡淡地回說不知道哪。   結果交往半年後小早川率先提出了分手。   『有的時候我覺得你好像沒有看著我。』看起來就是哭過了的雙眼,阿部暗自譴責自己無動於衷的內心。   『當然我也沒有傻到要你在棒球跟我之間選一個,』她堅強地述說著自己的感受,『可是我好像對你來說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這是事實,阿部心想,就像現在自己只覺得若要分手也沒辦法。   可是的確是喜歡她的。   『我喜歡妳。』   『我知道,我也是啊。』『可是我需要一個一直看著我的人。而不是可以親吻可以擁抱的朋友。』   『……』   『哎,不懂嗎?真是沒用。』雖然嘴巴上在取笑他,語氣卻很是哀傷。   柴田則是修同一門課的同學。柴田說她注意阿部很久了,結果在發現阿部跟小早川在一起之後低落了好一陣子。所以即使現在被說趁虛而入也好,她還是想對阿部告白。阿部跟小早川分手之後,心裡一直有一處難以填補的空虛,於是他並沒有很直接地拒絕,只說先從做朋友開始吧。但在第一次一起去看電影的時候兩人就在漆黑的電影院裡接吻了。   柴田一直非常主動,生怕阿部會離去似的,常常打電話給他、去他的公寓幫他做飯,也經常有意無意地留宿在阿部家。但他們始終沒有發生關係。露骨地說,其實能做的也都做了,但阿部並不想做到最後。跟小早川在一起的時候也是。比小早川敏感纖細的柴田很快地就讓兩人陷入不斷吵架又再度和好的惡性循環,深深覺得喘不過氣的阿部有些狼狽地提出了分手。兩段無疾而終的戀情讓阿部了解自己還沒有做好交女朋友的準備,便全心投入課業與球隊之中。   進入大學最後一學年的一個月後,阿部再度接到花井的電話。   「百枝教練想要找我們回去跟學弟們打一場,怎麼樣,有空嗎?」   「有啊。依舊是週末嗎?」   「嗯,時間是兩個禮拜後……」   一邊聽著花井說著時間以及西浦今年的情況,阿部想到這樣說來,三橋也該回來了?不知道有沒有變強一點?   結果練習賽的時候三橋並沒有出現,畢業生這一隊是由小他們一屆的中井主投。   後來阿部才想通日本與美國學期的時間不同,三橋至少要待到快六月,也難怪去年來道別的時候已經是開學好一陣子之後的事了。   但是直到九月三橋也還沒有回國。九月的時候他們為升上一軍的田島舉辦了一個小型的派對,三橋沒有出席。田島直抱怨他怎麼還不快回來,難道是被金髮碧眼身材姣好的姊姊拐走了嗎?   已經是秋天了。 -- 我又讓阿部交女朋友了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