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記年-3-

  「喂?阿部嗎?我是花井」手機裡傳來高中時球隊隊長的聲音。   「噢,怎麼了?」   「大家想回去西浦看看,聽說今年第一場比賽就輸了哪。」   「大家?有誰啊?」   「不知道,是田島那傢伙約的,我想他應該會找我們這一屆的每個人吧。」   「唔,時間是?」   聽著花井描述約定的時間,地點當然是西浦,阿部想到三橋那傢伙應該也會去吧。上次那樣不算愉快的告別,之後三橋又再度音訊全無,阿部對於他的狀況有些在意。   隔了一週的週末,阿部依約定到達了久違的西浦球場。大部分的隊員幾乎都已經到了,看來大家都沒什麼變。   「唷,阿部。」田島元氣十足地向阿部揮手。   「嗨。」   會合之後就像開起同學會一樣聊起過去的回憶,還有現在西浦的棒球部如何如何。   「我們走了之後就連著兩年沒有進甲子園呢。」   「再怎麼說還是今年慘吧,第一場就輸了,雖然說有一半是抽到種子校的緣故……」   「我們當年好歹也贏了桐青啊。」   「果然沒有三橋還是不行的啊……」   「對了,三橋呢?」在一旁的阿部看了一下來的人裡面並沒有那個茶色頭髮的身影便出口問道。   「欸?阿部你不知道嗎?三橋他當交換學生去美國了啊。」田島聽了阿部的發問怪叫起來,「他走之前來找我時有提到也會去找你的啊,結果沒去嗎?」   難道三橋之前莫名其妙突然跑來找我是他要去美國之前的事嗎?這樣好像的確說得通……可是如此一想,原本應該是普通的道別卻被三橋搞得好像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似的,哭成那樣。   「交換學生?怎麼回事啊?」泉開玩笑地揍了一下田島問道。   「噢,我也不是很清楚啦,」田島雙手枕在腦後事不關己地說道,「簡單說就是實際上去美國受訓一年吧。」   「是說其實是球團資助的嗎?」   「好像有這種事,名義上是交換學生。」花井在一旁插話,一行人往百枝教練那邊走去。   「好好噢~美國女生的胸部都很大~~就像百……」田島突然一下就進入自己的妄想世界。   「田島!」生怕被教練聽到的花井趕緊伸出手摀住天才球員接下來的發言。   「不過三橋有沒有可能就這樣留在美國啊?」榮口無視身旁動手動腳的兩人說道。   「不太可能吧,三橋的球速還是不夠快,」阿部接口,「你有看過美國職棒投手變化球的球速嗎?追不上的。」   「嗯,說的也是……」榮口點點頭,「不過感覺起來三橋在美國會很辛苦。」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阿部心想。印象中三橋的英文奇爛,雖然英文通常是花井在幫他的忙。   「沒問題的啦,」另外一個類似三橋哥哥一樣存在的泉說道,「高中三年三橋的成長大家都看見了不是嗎?他很有韌性的。」說完泉伸了個懶腰。   「而且棒球是世界共通的語言啊。」掙脫了花井的禁止發言,田島──應該要說是三橋的哥哥三號嗎?──這麼說道。   好像不是。西浦畢業的眾球員內心這麼想,卻也都希望三橋在美國能一切順利。   大家聚在百枝教練旁邊向她報告近況,之後百枝就讓他們去與現役球員談話。   「阿部前輩,三橋前輩沒有來嗎?」發問的人是現在西浦的正捕手,名字叫石田,二年級。   「嗯,聽說去了美國。」一聲不響地就走了。雖然說自己一直以來都不聞不問,但那傢伙不也是兩年多完全沒有跟自己聯絡?   「欸?為什麼──?」   阿部只好照本宣科地將剛剛聽過的話對這個看來很活潑的後輩解釋一遍。   「阿部前輩,三橋前輩的好球帶真的是九分割嗎?」眼前這個後輩是在他們畢業後才入學的,似乎是聽過不少三橋的傳奇事蹟,一副心嚮往之的神情。   「嗯,是啊。」   「好厲害噢……」個性似乎相當地……天真嗎?這種人當捕手沒問題吧?   「是啊,是很厲害。手套都不用移動的。」   「噢噢……」已經完全變成崇拜的語氣。   阿部在內心嘆了一口氣,改與學弟講起配球以及近年來埼玉各球隊的情況,意外地發現石田知道的很深很廣。   「真想接接看三橋前輩的球。」談話結束前石田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補了這句話。   其實阿部內心也有同樣的想法。   也許是有點懷念吧。 -- 對不起,我只是很任性地想寫三橋出國,所以就寫了.... 請不要認真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