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記年-2-

  眼前這個人跟兩年多前還是一個樣子,高中三年他們的身高差距拉進到三公分,但是三橋始終帶給人一種個子小的形象,明明175公分也算是一般的身高了。   「你怎麼會……」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   「因、因為順、路。」這傢伙講話又這樣了……「好、久不見。」說完三橋揚揚右手提著的紙袋,似乎是禮盒。   「啊…可是我現在要趕去上課。」   「沒關係的,我、我可以等。」   「你要在哪裡等?」   「這、這裡……」   「別開玩笑了,」阿部習慣性地提高音量,不過三橋過去也聽了三年、不再會猛地嚇一跳,只是微微一縮。「一直站在這邊太奇怪了。」阿部抬手看了看錶,「這樣好了,如果你不介意等兩個鐘頭的話,就去前面轉角那家24小時的咖啡店坐著。十點的時候我有一個小時的空堂再回來找你。」   「好、好的。」   原本還想多交待幾句,但這樣一折騰必須要用跑的去學校了──腳踏車為什麼要挑這幾天沒氣?阿部住的離學校並不遠,但用走的還是要花一些時間。   「阿、阿部,這個……」   阿部看了一眼三橋手上提著的袋子,沒好氣地說道:「拿著去上課做什麼,等會再拿還不是一樣?」說完就朝三橋揮了揮手,「先走了,待會見。」可惡,這堂課教授會點名的啊。   三橋大概有揮揮手或說再見什麼的,但是阿部已經跑遠了並沒有聽或看到。   課堂上阿部有些出神地想著。   早上那是預知夢什麼的嗎?阿部忍不住苦笑。三橋不知道為什麼跑來,兩年多沒有任何聯絡,突然又出現在面前,反倒讓人懷疑是不是真的有那兩年的時間過去。也因此走之前很習慣地就用了以前的方式跟他講話,好像不太客氣……   實在是無心上課。   那傢伙八成真的在咖啡廳等著吧。   下課後匆匆又趕回公寓附近,阿部找到了在咖啡店裡發呆的三橋。   「我來了,」邊說邊拉了椅子坐在三橋對面,「抱歉讓你等了兩個多小時。」「不過下次連絡我之後再來比較好吧?」   「對、對不起,因為……」   「沒關係啦,有什麼事嗎?」   三橋點點頭,把看起來應該是簡單的西點之類的禮盒推到阿部面前。   傷腦筋,我並不特別喜歡甜食的,阿部心想。「特地跑來送點心?」一邊想著這傢伙雖然不太有常識,這麼做應該還是有其他理由的,一邊向過來詢問的侍者點了焙茶。   「因為、會經過。」三橋顯得有些緊張,拿著吸管攪了攪杯底所剩無幾的冰塊。看不出來他之前點了什麼,大約是紅茶之類。   好歹也努力了三年解讀三橋說的話,再加上三橋不會說話同時也不會說謊,那麼他之前說路過什麼的應該也不是假的,大概真的是順道拜訪。   「唔,那麼見過花井了嗎?他也在這裡喔。」   三橋聽了有點心虛地搖搖頭,後來又像想要在同一家咖啡廳找到花井似地四處張望起來。   「他也在這邊唸書啦,不過現在大概不在這家店裡。」阿部替三橋解答疑問。   兩人簡單地敘述了自己的近況,課業、棒球等等。講著講著,阿部看三橋好像很在意放在一旁的西點禮盒就打開來讓三橋吃。愛吃這點也沒變啊,阿部心想。三橋難得的話不少,雖然還是斷斷續續的。不過畢竟阿部只有一個小時的空檔,還必須扣掉往來學校的時間,很快的就到了該分別的時刻。   「你會待到晚上嗎?」也許可以約花井大家一起吃飯什麼的。   三橋搖了搖頭,「還、有其他事情……」   「是麼?那也沒辦法了。」雖然有些可惜,但阿部倒也不覺得特別遺憾。   兩人結完帳走出店門口,夏季接近中午的陽光已經變得刺眼,在這幾乎屬於住宅區的路段,此時並沒有什麼行人。   「那麼,就這樣吧,我還得趕回去上課。」阿部將背包甩到肩上,「你也好好加油吧,注意肩膀哪。」   「嗯,謝謝你阿部。」字句語氣一模一樣的話語像鑰匙一樣準確地打開了回憶的匣子,竟然也五年了。阿部的心情有些激動。   不知道是回應那句謝謝亦或只是要說再見──阿部揮了揮手,轉身離去。還沒有走到路口就突然從後面被人用力抱住,雖然正確說來更像是被人撞上。   「搞什麼啊……」本來正生氣想要喝斥的時候,阿部發覺從背後抱著自己的人微微抖了起來。   「三橋…?」   三橋並沒有回答,只是依舊無法克制地顫抖。   是嗎?還是……喜歡的嗎?   其實有稍微想過,這傢伙事隔兩年是不是還喜歡自己,但實在難以判斷,畢竟無法理解。   不知為何感覺有些放心。   可是……果然還是無法接受對方的心意。   「很抱歉哪,我真的必須回去上課了。」阿部盡可能地使用溫柔的語氣說道。   感覺到環抱在自己腰上的雙手震了一下,背後傳來的顫抖漸漸停歇。   三橋……在哭嗎?   然後阿部感覺到背後的人慢慢鬆了手。回過身,原以為會看到哭得非常悽慘的一張臉,結果並沒有那麼糟,三橋除了眼睛很紅以外已經看不到什麼淚水的痕跡。   「好好照顧自己。」阿部雖想多交代幾句,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看他那麼可憐也有些不忍。想拍拍他的頭,右手抬起幾公分又覺得不妥而做罷。「那麼,我走了。」   「阿部…再見。」是很熟悉的哭音。   看了低著頭的三橋一眼,阿部沒有說什麼地離去了。 <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