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記年-1-

  被鬧鐘吵醒的阿部抬起手讓鬧鐘閉嘴之後,躺在床上盯著白色的天花板沒有立刻起身。   難得有印象自己做了夢,而且記憶異常清晰。夢中那傢伙還是在哭,就像記憶中很多其他的時候。還記得當時的自己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在唸高中的男生可以動不動就哭。受不了的時候也有,但是搭檔三年說習慣也習慣了。好不容易三年下來有了自信──覺得可以理解那傢伙、可以與之溝通了──卻在被他告白的時候輕易地翻了盤。   果然還是無法理解。   ──印象中這是那一天腦中唯一的感想。   看了看手錶,是該起來的時候了,今天雖然不用練球但有一堂八點的課。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察覺,這是高中畢業後阿部偶爾回想起那三年時的結論。自己高中三年並未與任何女孩子交往。不是沒有機會,只是想專心在棒球與學業兩者之上。此外,阿部知道若是自己交了女朋友,三橋可能會受到影響──當時並沒有這樣明確的想法,只是隱約覺得如此。他不是沒有發現三橋對他異常地執著,阿部一直認為這大概類似印痕。就像雛鳥出生後將第一眼看到的東西當作母親,三橋對於第一個給予他肯定、讓他成為勝利投手的阿部,有著強烈的情感依附。雖然三年中三橋並不是沒有在別的捕手引導下獲得勝利的經驗,也總算建立起『即使阿部不在自己也是好投手』的信心,但還是下意識地認為沒有阿部不行。   事實上自己也真的開口問了,阿部刷牙的時候心想。   當三橋對自己說『我喜歡你』的時候,直覺地詢問對方是不是將友情的信賴(或說是依賴)與愛情混淆。三橋聞言先是有些錯愕、有些茫然,最後回答的時候(明顯地並不理解為什麼阿部這麼問)仍然說沒有搞錯。如果不是因為三橋的態度異常堅定,阿部八成不會相信他。自己還再確認了一次──   『你真的喜歡我?』   三橋沒有應答只是輕輕點頭。不像第一年時對阿部唯命是從那般的點頭,而是帶有自我意識地、堅定地……   『抱歉……』因為太過意外,阿部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才好,又不可能接受三橋的心意……   『沒關係。』原本以為對方會哭,沒想到反而露出笑容,說話的語調也異常輕快果決。阿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個笑容。不像第一次贏得地區冠軍取得進入甲子園的門票時三橋一邊笑一邊哭地抱住自己,這個笑容沒有淚水卻反而讓看見的人笑不出來。『阿部你不需要在意……我只是因為要畢業了……想要完成一些事情。』三橋再度露出笑容,這次是真真實實的,似乎定下心來。   之後三橋沒再向阿部說過什麼,大家自然而然地分道揚鑣。西浦的應屆球員裡面有好幾個人曾經有球團對他們表示興趣,三橋跟阿部都是人選之一。有些意外的是三橋並沒有選擇一畢業就進入球隊,反而去唸了大學,問了他才知道是三橋家裡的期望,也因此高三的下半年自己還幫他補習過無數次。阿部則是並不那麼確定自己適不適合繼續走棒球這條路,畢竟捕手這個位置的競爭十分激烈,於是決定先上大學再說,反正也可以繼續打棒球。   阿部吃完早餐,收拾了一下杯盤。   嘖,今天是怎麼搞的,竟然緬懷起過去。   事實上是大家幾乎都去了不同的地方,花井因為跟阿部進了同一所大學,偶爾還會碰面──像是聯誼人數不夠的時候被抓去充數。也因此會聽他提到一些其他人的事,田島(這傢伙理所當然地進了職業球隊)偶爾也會來找他們。三橋上了東京之後就沒了消息,田島似乎跟他還有聯繫,但沒聽他說過什麼。想想也畢業兩年多了……   鎖好了公寓的門,阿部正要轉身下樓的時候有人從身後叫他的名字。   「阿、阿部…」   這聲音?阿部止住腳步回過身,   「三…橋?」 <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