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百題-015] こぼれ落ちる

  練球結束後、去了一趟體育用品店的兩人不幸地在回程被來也快去也快的午後雷陣雨追上,衝回社室的時候已經是一身濕,褲管還滴著水。   「啊啊,也只能先待在這邊了,至少還可以換個衣服。」阿部一邊拉開自己的鐵櫃一邊抱怨著。   「嗯、嗯……」三橋低頭扭著自己的襯衫下擺,擠出了幾滴水來。抬頭看了阿部的背影一眼,突然不知所措起來。   濕透的白襯衫貼在阿部的身上,隨著穿衣人的動作,可以清楚地看見肩胛骨的線條。阿部的背影是三橋看慣了的,除了他們身為投手與捕手的時候,三橋總是習慣站在阿部看不見的地方。他害怕阿部、更害怕被阿部發現他內心的依戀。可是此時眼前的景象與平常完全不同。耳朵忽然聽不見雨聲,三橋好似著了魔地伸出手輕輕碰觸潮濕但溫熱的布料,指尖描繪著肩胛骨的輪廓──手指畫過還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就因為阿部察覺轉身而被迫終止。   「怎麼了嗎?」轉過身的阿部只看到一個全然迷茫的人因為自己的問話突然臉一陣青一陣白。   「沒、沒事。」三橋抓緊自己的衣服猛地回過身背對阿部。「對、對不起……」   「嗄?」這傢伙又怎麼了啊?   「阿、阿部、對不起……」依舊背對著阿部、抓著自己的衣服,三橋頭低低地說。   「你又沒做錯什麼。」又莫名其妙道歉了,每次遇到這種情況總要忍耐著不對他發脾氣。   「我、我……」   「好了啦,你趕快把衣服換掉,要是感冒了我可不饒你。」說完就抓著三橋的肩膀將他硬轉過來。也許是有點開玩笑的心理、也許是習慣了這傢伙凡事都需要照顧,阿部作勢要幫三橋脫去上衣,沒想到卻遭到頑強的抵抗。三橋抓著他同樣濕透了的襯衫閃到一旁,使得阿部伸出的手有些尷尬地停在空中。「幹麻不好意思啊,不都是男生嗎?」但事實上阿部也不自覺地將視線從三橋身上移開。為了化解突如其來的尷尬,阿部隨口說著,「難不成你喜歡我?」   這句話不管阿部怎麼想都只會出現在開玩笑的場面,卻發現縮在一旁的對方原本有些泛紅的臉一下刷白。   「沒、有、啊……」三橋的聲音抖得比什麼時候都厲害,一句話講完像要沒氣了似的。   該死,現在是怎麼回事?要他相信三橋真的在說沒有那他就不叫阿部了,可是這不過是個玩笑不是嗎……?   「……沒有就好。」像是想要緩和氣氛的阿部故作輕鬆地說。   三橋突然重重地抖了一下。「阿、阿部,我、我不是……不喜歡」「如果、朋友的話……很喜歡……」講到最後已經是語帶哭音。   「好啦好啦,不用解釋啦,你是說你喜歡我這個朋友對吧。」與其說阿部真的理解了三橋在說什麼,不如說這解釋其實是他內心的希望。阿部不敢深究他之前的問話與三橋的反應的意涵,趕緊將話題轉移,「趕快換衣服吧,還有頭髮記得要擦乾。」   之後社室中只有換衣服與開關鐵門的聲音。雨勢轉弱,偶爾雨水匯集從屋簷滴落傳來答答的聲響。   「雨好像變小了,要走嗎?」   「……不、不,我想等、到雨停……」   「那我先走囉?」   三橋的肩膀突然垮了下來,可是阿部沒法子多管。   「阿、阿部再見……」   「明天見。」阿部東西收拾好,背包抓了便踏出社室。   門闔上之後,三橋腳一軟坐到了地上。   屈起膝蓋,整個人縮成一團,三橋將臉埋在臂膀中,屋外仍有雨水一滴兩滴,屋內三橋腳旁的地板上也出現點點水跡……   ──雨,真的會停嗎?   站在社室外,阿部發現透過窗戶看來好似停了的雨其實仍一絲一絲地降下,沒那個興致再來一次雨中散歩的阿部,挑了個遠離社室門口的牆腳坐下──怕三橋出來兩人又會一陣尷尬。   三橋難不成真的喜歡自己?雖然說並沒有什麼很不好的感覺,但還是很怪異,讓阿部潛意識想否認這一切。腦海裡浮現剛剛三橋慘白的臉還有那可以稱得上是痛苦的表情,阿部忍不住皺眉。接著他憶起自己打算幫三橋換衣服時看到他襯衫領口露出的鎖骨與突然的心悸。   靠著牆、抬頭看著屋簷下聚集雨水慢慢長大的水珠最後因抵擋不了重力而落下。   阿部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