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王牌投手] 方向-番外-之後的事.2

  也許是因為一開始進展太快(阿部對於自己一時衝動沒有經過同意就親吻三橋的反省),之後兩人反而回復看似很一般的朋友關係。不過有些事的確改變了。偶爾一起收拾球具時不小心碰觸到的指尖以及隨後的低頭困窘、沉默半晌之後抬起頭的咧嘴相視一笑;跟大夥一起回家時故意走在最後頭落單的兩人、趁沒人注意(田島的180度視角除外)的時候偷偷牽手。高中時的戀愛,就像地球以自己為中心運轉,未來什麼的還太過遙遠。   「阿、阿部,這週末、要不要來我家玩?」練球中的空檔,阿部與三橋兩人坐在休息區的空檔,三橋這麼問道。   「星期六嗎?好啊。」阿部一邊拿毛巾擦汗一邊回答著。   「嗯、還、還有……」還有星期天。可是三橋來不及說完,阿部就被百枝教練喚去。後來三橋也忘記要向阿部說明了。   站在三橋家門外,阿部按了門鈴之後有點緊張地等著。三橋家不知道有誰在?還有怎麼沒看到球隊其他人呢?不知道為什麼阿部下意識覺得這依舊會是一個全員出席的場面。   很快地(與之前桐青賽後不同)三橋來到了玄關開門,「阿、阿部。」三橋也有些緊張,但是臉上的傻笑還是讓阿部有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覺。   「打擾了。」阿部一邊將球鞋脫下排好一邊向三橋與正走過來的三橋媽媽點頭打招呼,「其他人呢?」   「?」看三橋一臉困惑的樣子,阿部馬上發覺原來自己誤會了,臉頰有些發燙。什麼嘛,只有邀我嗎?早知道應該帶點什麼伴手禮過來的,這樣對三橋家真是太失禮了。一面後悔著自己禮數不周,阿部同時又感到有些高興。總是慢了不只半拍而是好幾拍的三橋理解了阿部的問話後,趕緊說道:「阿、阿部要我找其他人來嗎?」接著又想到「啊、田、田島家很近……」   「不、不用了……」回答的太快,阿部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有些難為情。   「那、請進、請進。」三橋猶豫了一下,還是伸了手去拉阿部,讓阿部又稍稍地心跳加速。   三橋其實很少有朋友來家裡玩,一是因為國中時的他幾乎沒有朋友、二是當時住的是親戚家不好給他們添麻煩。也因此這次他格外興奮──畢竟阿部不只是普通朋友──斷斷續續地主動跟阿部說了不少話。三橋媽媽也很忙碌地給他們送冷飲、送點心,還邀請了阿部留下來吃晚餐。   晚飯後回到三橋房間的兩人因為阿部的一時興起看起了三橋的畢業紀念冊。國中時的三橋更顯青澀,而且不意外地總是在大合照的角落。一般活動的照片也鮮少有他的身影,阿部看了一會就伸手拍拍三橋的頭。   「阿、阿部?」三橋雙手摸著剛剛阿部碰到的頭髮。   「沒事。有國小時候的嗎?」   「嗯。」三橋很快地起身走到書櫃前尋找起來。找到了之後便抱著紀念冊跪坐到阿部身旁。   「謝謝。」阿部接過紀念冊時說道。   「不、會。」   國小時的三橋非常可愛,看起來更像小動物了。雖然說現在的三橋因為娃娃臉還有舉止的關係也沒有比國小的三橋『進步』多少,阿部心想。不過即使看起來更加天真,小三橋眉頭間的憂愁似乎並沒有比較少。自己從小到大可算是天不怕地不怕,即使進入了運動社團也不對學長前輩特別畏懼,可是三橋這傢伙完全不一樣吧。阿部將眼光從書上收回、看向一旁又開始恍神的那個人,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這傢伙為什麼總是讓人這樣心疼?遇到他之後似乎把這輩子可以用的擔心都用在他身上了。   「阿部?」阿部的嘆氣聲讓三橋回了神。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嗎?三橋有些擔心地看著阿部。   看著三橋對自己投以擔心的眼神,阿部覺得胸口一緊。伸出雙手輕輕拉扯三橋的臉頰,嘗試著讓他擠出一個笑臉。   「阿、阿物(部)?」   阿部沒有回答,只是對自己的成果很滿意地哈哈笑了起來。看樣子,會擔心對方是雙方面的啊。   在兩人都沒注意的情況下,時間不知不覺地就到了九點半。當阿部看到手錶顯示的時間時有些訝異時間竟然過得這麼快,雖然還不想離開,可是理智告訴自己應該要告辭了。   「時間好像有點晚了,我也差不多該……」   「阿、那個、阿部……」難得地阿部的話才講到一半就被三橋打斷了,「留、留、留……」   「什麼?」雖然說與三橋的溝通有在進步中,不過這種的還是太困難了一點。   「那、那個……」   「……」阿部耐心地等待。   「……」搞不清楚三橋是在搜索詞彙還是在尋找勇氣。   「……」阿部繼續等待。   「過、過夜!」三橋總算是把話講了出口。   「什麼過夜?」即使三橋說了,阿部卻沒辦法馬上就弄懂他的意思。不過此時從樓下傳來三橋媽媽的話解答了阿部的疑問:   「廉──,還有阿部,洗澡水放好了喔。」   「噢、噢!」三橋趕緊應答道。   所以說這傢伙是要我留下來過夜的意思嗎?還已經跟他媽媽說過了?我根本沒聽說要過夜這件事啊?!!   轉過頭阿部用有些嚴厲的眼神盯著三橋,對方已經反應很快地縮成一團了,「你要我留下來過夜?」   「沒、沒……」三橋反射性地想全盤否認,還好及時意識到自己的答案、改口說:「嗯、嗯!」   西浦的當家捕手覺得頭好痛。   「好、好不好?」正坐的三橋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阿部想著要說不好,自己連換洗衣物什麼的都沒有,心理也沒有準備(?)……   「……好。」套一句現在的流行用語,阿部對就這樣說好的自己感到絕望。   「謝、謝謝你,阿部。」又是這句話,阿部有種被打敗了的感覺。   最後兩人決定由阿部先洗澡──其實是阿部決定的(他覺得接在三橋之後使用浴室心臟會負荷不了),三橋則跟媽媽要來被子舖地舖。睡衣是三橋媽媽拿來的,看樣子是他爸爸的衣服(還好不是三橋的衣服,不然阿部有種今晚會得高血壓的預感)。三橋的爸爸比阿部高上一些,穿起來算是剛剛好。   在三橋洗澡的期間,阿部倒在地上舖好的棉被上,雙手枕著後腦杓,思索著事情莫名其妙的演變。能跟三橋獨處這樣長的時間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甚至因為太開心而有一點不踏實的感覺,不過現在這樣好像有點太超過了啊……心有點靜不下來。   聽到開門的聲音,阿部往門口看去隨即又馬上把頭轉開。   (好、好可愛……)   阿部很確定自己的臉現在一定紅透了。雖然說上次桐青賽後到三橋家探望時,三橋也是這般穿著舒適的短袖短褲,但是剛洗過頭的三橋,配上T-shirt上的小熊(為什麼會有小熊?)實在是……   「阿部…?」阿部一直沒轉過頭,不過從聽到的聲音判斷,三橋應該是走進來後坐到了床上。   「嗯。」冷靜冷靜。   「對、對不起,硬把你留下來……」   阿部終於是坐起身來,面向三橋,「不用道歉啦,但是下次要先跟我說。」   「有、有啊,本、本來……」   唔……是本來有要跟我說的嗎?如此解釋對嗎?   「可是……後來、忘記了。」三橋的肩膀有些垮下來,頭也低垂著。   別沮喪啊,你現在太軟弱的話慘的是我啊……「不用在意啦。」   三橋聽了阿部的話點點頭,然後就很順勢地側倒在自己枕頭上。   (要、要命,太可愛了……)   三橋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又坐了起來,「阿、阿部?」   「嗯?」   抱著自己的枕頭,三橋一臉天真無邪地對阿部說:「一起睡好不好?」   (阿部隆也,性別:男,死因:失血過多。)   「呃……不太好吧……」   「不好嗎?」為什麼這傢伙可以這麼天然?   「……沒有不好…………」阿部隆也,血氣方剛的十五歲,完敗。   看著枕頭對面一下就陷入熟睡的臉,阿部暗暗地咒罵了一聲。雖然本來就知道三橋絕對沒有任何特別的意思,但這傢伙未免也太沒有神經了吧……他是在考驗我的耐力嗎?!!! -- 我不知道要如何考據阿部的年齡orz。阿部是十二月生的,三橋是五月,日本入學應該是四月......所以說三橋比阿部大!!!? 第一次發現這個事實...有點受到打擊(??) 其實也有考慮過阿部見到三橋媽會不會有愧疚感......,但我想高中的時候應該是處於很容易就被戀愛沖昏頭的狀態,應該還不會考慮這麼多,至少......(謎般地消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