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王牌投手] 方向-番外-之後的事.1

  「辛苦了~」   「慢走~」泉跟大家招呼完之後背了背包先行離去,部室裡剩下今天輪到鎖門與善後的阿部與三橋,還有不知道在忙什麼的田島。   「噢噢,好了。」田島突然很有精神地發言。   「什、什麼好了?」三橋很好奇地跑過去看。   「我重綁了一下手套的繩子,」田島舉起自己的手套晃了晃,「還重新擦過油了喔!」   「噢、好、好厲害……」三橋照舊用崇拜的眼神看著田島。一旁的阿部則很無奈,這有什麼厲害的啊……田島倒也講得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   「對啊,你被打出三壘方向的球『全部』都會被這個手套接下來的,嚴密地。」田島自信地向三橋咧嘴一笑,三橋也回以滿滿的笑容。   「謝謝你、田島。」在一旁收拾東西的阿部聽到這句話時手抖了一下。   「應該的應該的~」   將保養過的手套收進包包的田島轉頭向部室剩下的兩人說:「那我就先走啦──」並朝阿部意有所指地眨了眨眼,一副『那我就不打擾了,阿部你好好加油』的樣子,讓阿部有些狼狽。   好不容易兩人把該整理的都整理了,便關上部室的燈並把門鎖好。站在門口,抬頭可見滿天星辰。   「明天也會是好天氣吧。」   「嗯、嗯。」   沒有什麼多餘的交談兩人在漆黑寧靜的校園裡慢慢往腳踏車棚走,阿部雙手插在長褲口袋裡若有所思著。   「你也跟田島說謝謝了呢。」這明明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如果在意未免太小心眼了一點。   「啊、嗯。」三橋點點頭,雙手在身體兩側不規則地晃動。有點像小雞,阿部心想。   「不是只有我啊……」這句話阿部說得非常小聲,其實是他沒有察覺到自己竟然無意識地說出心裡的想法。   「嗯?什麼?」   阿部搖搖頭,腳步卻停了下來。三橋便也停下來看著阿部。   告白之後,與其說兩人像是戀人還不如說總算有了一般朋友的樣子。也許是因為阿部說了喜歡,三橋對阿部的態度不再如以往般的提心吊膽。不過三橋那常常什麼都沒在想傻愣愣的樣子時常讓阿部覺得他是不是已經把告白這回事給忘了。再加上除了一開始衝動所造成的吻之外阿部便沒有其餘動作,真得是一點都不像在交往的樣子。雖然阿部也不知道自己希望的是什麼。只是當三橋對自己不再那麼戒慎恐懼,反而讓阿部覺得自己在三橋眼裡似乎變得跟其他隊員一般。真是矛盾。   「……」   「阿部?」三橋歪了歪頭,對身旁停駐不前的人發出問句。   阿部覺得有些困窘,可是……「手伸出來。」   三橋聽話地將右手掌舉起,以為阿部像平常一樣要測掌心的溫度。   「不是這樣……」阿部胡亂地抓住了球隊裡最重要的右手,兩人的手掌十指交握,有些尷尬地懸在中間。「走、走吧。」還好現在校園很暗,阿部心想,感覺著自己的臉頰在發燙。   「唔、嗯……」三橋的應答聲細如蚊鳴。   心臟不受控制地鼓動著,阿部拉著三橋往前走,不敢回頭去看。漲紅臉的三橋被拖著走,頭低低地也不敢看前面的人。   很快地走到了車棚,兩人手牽著手不好意思看對方,只是死盯著各自的腳踏車。心裡卻是同樣的心思:『不想放開……』   還是戀愛新手的兩人就這麼杵在那邊了幾分鐘,阿部聽到身旁的人怯生生地開了口:   「阿、阿部,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嗄──?!」本來還以為對方是要說放開手之類的話已經準備好接受打擊的阿部沒想到竟然會有這種晴天霹靂。正要大吼怎麼會不喜歡你這笨蛋我哪一點讓你這麼認為的時候,阿部突然想起之前也有類似的情形。   『阿部你是不是不做捕手了?』   所以其實還是會不安、一直都自己一個人煩惱著嗎?   所以其實是希望我能一直喜歡他嗎?   看著眼前(還有手中)因為自己之前的大叫而發抖著的人,阿部又是心痛又是感動。   「會一直喜歡你的。」   「真、真的嗎?」   「真的,一直。」   「我也會一直喜歡阿部你的。」聽到這句話的阿部,覺得臉部的溫度又稍稍升高了一些,不自覺地握緊了三橋的手。   兩個人的掌心都,很暖。 == 開頭好像不小心田三了一下? 終於寫出害羞的阿部(放鞭炮),希望不會讓人覺得與本篇的阿部不同。因為看到有人說阿部是"自己說的時候很厲害,但被說就變得弱氣的傢伙",就寫出來了,也或許是因為受到最新連載的的影響... 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