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百題-011] 後ろ姿

  三橋慢慢睜開雙眼。眼前模模糊糊的,眼睛似乎不太能好好對焦。   「醒了嗎?」   聽到是阿部的聲音,三橋馬上坐起身來,卻發現眼前一花差點又倒回去,趕緊伸出手撐在自己原本躺著的板凳上。一條濕毛巾掉在地上,原本似乎是放在自己額頭上的。眨了眨眼睛,確認看得清楚之後,才敢面向阿部。   「我、我……」   「你中暑了,昏倒在球場上。」阿部解釋道。   今天是入夏以來最高溫紀錄,攝氏三十九度,悶熱無風。不巧的是,西浦今天排定全天練習進度,到了下午兩三點最熱的時候就連田島也嚷著吃不銷。雖然阿部有格外注意三橋的情況(桐青賽的反省),但這樣的天氣仍舊是戰勝了阿部的努力。站在投手丘上的三橋看起來狀況還好,走下來時突然就倒了下去。   「好一點了嗎?」手上仍拿著扇子輕輕地搖著的阿部問道。   「嗯、嗯,我還可以……」三橋話還沒講完就被阿部用扇子敲了頭。   「別開玩笑了!你這樣還想繼續練習啊?」阿部的嗓門不自覺大了起來,三橋嚇得發抖著。「百枝教練要我等會送你回家。」三橋聽了也只能點頭,「等你好一點我們就走吧。」   「我、我好了……」說完三橋就把雙腳放到地上準備起身。   阿部當場炸了起來,「你啊!!」三橋見狀趕緊又把腳收回板凳上縮成一團地抖。   十多分鐘過後,阿部看三橋的狀況似乎真得比較好、而且也補充過水分之後才讓三橋起來收拾東西。兩人走到放置腳踏車的地方,阿部說道:   「我載你回去吧。」怎麼可能讓三橋在這種太陽底下自己一個人騎車,剛剛才中暑昏倒的。   「我…太麻煩阿部,電、電車。」   「那你下了電車之後打算怎麼辦?在這種天氣下走十幾分鐘嗎?」   三橋絞盡腦汁地想,但是當然想不出什麼更好的主意。媽媽在上班,不能請她來接。   「對、不起……」   阿部手一揮打斷了三橋的道歉,「包包給我吧,放在前面車籃裡。」待東西放好、人也都坐好後,阿部補充說道:「如果覺得狀況不好的話可以抓著我沒關係,」不,三橋大概會硬撐著吧,「唔,你還是抓著我好了。」   從前面傳來的話三橋聽在耳裡並不是很真切。看著阿部的背影,三橋有些遲疑地伸出雙手。   「抓好了嗎?那麼要走囉。」   「嗯…」雙手緊抓著阿部的隊服,三橋點了點頭,雖然說阿部不可能看到。   回家的路上,阿部的說話聲斷斷續續從前面傳來,大抵上不是未來對手的分析、就是三橋該做些什麼來增進身體的狀況。載著兩人的腳踏車停在平交道前等著長長的電車過去,吵雜的背景音。   壓抑著內心與身體的顫抖三橋很謹慎很小心地輕輕將臉頰靠在阿部的背上。   「你還好嗎?」察覺到三橋靠著自己的阿部問道。   聽著阿部的聲音從背部透過來有著與平常不同的共鳴,三橋小小聲地應了,「嗯。」   阿部的溫度。還有即使通過的電車震耳欲聾的聲響也無法掩蓋的阿部的心跳聲從耳中傳來。三橋的眼眶慢慢開始有了淚水。   絕對不能讓阿部知道。在體認到自己的心情那天就下定決心絕對要隱瞞。一定會被討厭的,男生被男生喜歡這種事情,阿部會覺得噁心吧。   能待在阿部的身邊就好,阿部願意擔任自己的捕手就已心滿意足。   電車轟隆轟隆地離去。   「要走囉,」阿部頓了頓,「不舒服的話就繼續靠著吧。」總比摔下車去好。   「好。」   請容許我偷偷延長一點點這樣的時間──讓我足以將聲音、溫度、此情此景銘刻在心裡。   然後我就能重新站上投手丘,堅定地面對你。 == 怎麼好像可以改成長篇的樣子啊(毆),不,那太可怕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