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only, now.
  • 13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王牌投手] 方向-11-

==   「因為今天沒有三橋的家人來看比賽,阿部你不用回學校了,送三橋回去吧。」比賽結束後百枝教練交代著。   「是。」   「三橋你要好好休息,除了最低限度的練球不准亂跑亂跳,知道嗎?」百枝像魔鬼一樣盯著三橋。如果不是因為夏大,她不會讓他練球的。   「知、知道。」   搭電車回去的路上,阿部內心一直反覆思索著必須怎麼樣跟三橋解釋才能解除他對人的害怕與不信任,要如何才能讓三橋建立信心。這件事不管是對西浦棒球社或阿部自己都影響重大。三橋則因為阿部都不說話而感到害怕。直到下了車、往三橋家走時:   「坐下聊聊好嗎?」阿部看見往三橋家的路上有一座小小的公園,便這麼提議。也許是因為接近晚餐時間的關係,傍晚的公園沒什麼人。   「唔?」三橋先是緊張地一縮,在看到阿部指著公園之後才明瞭他話的意思。「噢、好。」   阿部走進公園後,選了鞦韆坐下,三橋也只好跟著乖乖坐在另一只鞦韆上。   「在西浦打棒球快樂嗎?」阿部問道。   「快、快樂啊。」比在三星快樂多了,西浦的大家都對自己很溫柔,而且因為阿部,才能體會贏球的快樂,「謝、謝……」   阿部打斷了三橋慣例的『謝謝你,阿部』,繼續說「也交到朋友了吧?」   「朋、友?唔,大家人都、很好……」有朋友嗎?應、應該有吧。只是三橋對於這方面的經驗太少,不知道也不敢貿然斷定。   「我們是朋友吧?」如果是朋友的話應該比較容易說服他對自己信任。   我跟阿部是、朋友?三橋顯然被這個念頭嚇到,「朋、朋……友?」阿部常常都很兇、很可怕,雖、雖然知道這是關心他的緣故,但是總是害怕的感覺居多。而且阿部很重要,他絕對不想被阿部討厭,他希望阿部能一直當他的捕手、出暗號給他,朋友什麼的,從來沒有想過。   什麼嘛?有這麼難回答嗎?阿部覺得很挫折。他這麼關心、在乎三橋,結果仍比不上田島他們嗎?阿部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認為我們是朋友,所以,」話說出口,阿部自己也不那麼肯定起來。畢竟朋友應該是雙向的,可是三橋對自己總是一味地聽從,還不時感到害怕……「所以你應該要對自己、對我都更有信心才對。」   「唔、唔?」三橋完全不理解阿部想要表達什麼。   「我說過,這三年都會一直接你投過來的球,當你的捕手,」事實上就連以後也可以一直這麼做,「我也說過,不管怎樣我都不會討厭你的。你要相信我說的話。」   「嗯、嗯……」三橋只管點頭,阿部知道對方仍舊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你不用時時提防、怕會惹我生氣。」阿部回想起今天在球場上三橋對自己的關心的反應,「因為我們是朋友,我不會因為生氣就討厭你,也不會就不接你的球、不出暗號給你的。」這樣講他總該聽得懂了吧。   是、是朋友嗎?可、可是阿部生氣很可怕啊。三橋的腦袋打了結,這些可怕的想法超過他的承載量了。   看著三橋一臉徬徨無助,阿部的內心一陣焦急,「到底要怎麼解釋你才懂呢?」阿部拉住三橋的鞦韆,「要怎樣你才會真正信任我,我可是……」,阿部無法克制地吻了三橋。   三橋睜大了眼,不太確定發生了什麼事,耳邊似乎傳來阿部說『喜歡你』的聲音。   阿部也愣住了,身體在想法出現前就行動。他原本完全沒有打算告白的,更別說接吻……   三橋面無血色,相對之下阿部則是有點臉紅。阿部隨後注意到三橋搖搖晃晃快掉下鞦韆似的,趕緊伸出手抓住了三橋的手臂。「你沒事吧?」   沒、沒、沒、應該是沒事,但是三橋說不出話。   「抱歉我……」阿部原本要說自己不知道怎麼了,請當作沒發生這回事,但又隨即想到三橋大概真的就會忘記自己的告白,索性就豁出去了。反正距離下場比賽還有幾天,在那之前再想辦法讓三橋穩定下來吧……辦得到嗎?   「抱歉我吻了你,」三橋在聽到阿部這句話的時候突然臉部的血液全回來了,「但我是認真的,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你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希望能一直跟你搭檔,一直跟你在一起。」阿部事後回想自己怎麼能這樣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完這些話。   「阿、阿、阿部……」三橋結結巴巴講完阿部的名字卻再也講不下去,也不知道要講些什麼。   看著三橋緊張,也許還包含害羞的樣子,阿部無可救藥地覺得三橋可愛、又有了想要親吻對方的念頭,不過終究是忍住了。鎮壓著內心的騷動,阿部盡可能平靜地說;「總而言之,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你可以信任我,不需要害怕我。」這次阿部稍微猶豫了一下才接著說,「我不會離開你的。」   今晚阿部說的所有的話已經完全超過三橋可以理解的範圍。阿部也看得出繼續說下去沒有什麼意義,便起身離開鞦韆並拉起了三橋。「我送你回家吧。」   三橋還是沒有說話,只是任由阿部拉著自己走。阿部看著三橋那一副任人為所欲為的樣子,一直拚命克制自己不要做出多餘的舉動。   「回去早點休息吧,明天還是要來練球喔。」大概是聽到練球兩個字,三橋總算有反應,點了點頭。阿部伸出手拍了拍三橋的頭,「腳趾的傷要小心,明天見。」   三橋呆站了一會才回過神來,朝著阿部的背影說:「阿、阿部再見。」然後看到阿部轉身揮了揮手。   三橋夢遊似地進了家門,沒有聽見爸媽對自己說了什麼,直接走進自己的房間面向下地倒在床上。   阿部說喜歡我。   阿部說會一直接我的球。   阿部說他不會討厭我。   阿部說他不會離開我。   第一次被人這樣的喜歡。   最重要的阿部。 -- 阿部看到三橋受傷以後就壞掉了,徹底的壞掉了啊....(抱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